几个月前,我随马来西亚残障父母协会的团员,一起到森美兰州的波德申海滩,来个两天一夜游。那一天中午抵达后,老天不作美下了一场雨,大家只好乖乖地待在公寓范围内活动。用过了晚餐,我站在泳池旁遥望海滩。

忽地,有位小女孩推着她那残障的母亲在我身旁探头探脑的。母亲说:“这里应该可以看到!”我问:“你们在找什么?”那位女士宛如找到救星,“怎样才可以看到沙滩?”
由于在那之前我有到公寓的所有范围视察过,所以我自荐:“我带你们去吧!”

我带领着她两母女随着泳池旁鲜少有人会注意到的狭小走廊,越过几个阶梯,终于走到公寓的另一边的活动场地。海滩,就在那围栏下。

那位女士把轮椅靠到围栏旁,很兴奋地对她的女儿说:“看到了!终于看到了!”

当下,我怔住了。

对于我们这些健全人士,只要沿着围栏边的梯级,就可以一步一脚印地走到海边嬉水,吹海风,那对我们而言是多么理所当然的事啊!可是眼前这位女士,她需要突破重重的设施障碍,才能了了她想“看看海滩”的小小心愿!

我们是个“有障碍”的社会

加入志工行列多年,我结识了一群残友。在那以前,我在街上看到轮椅使用者,除了同情怜悯,就再也没有进一步了解他们的难处。后来接触了福利机构后,我遇上一位曾在多家福利机构服务的老前辈,他告诉我说:“你若没有和残友生活在一起,是不会真正了解他们面对的问题的!”这句话我听到了,也体会到了。

几年来,在残障中心或社团的努力下,许多身体障碍者都鼓起勇气走出家门,努力融入社会。无奈,“残健一家”的理想是需要各方的合作才能成事的,残友愿意走入社会,但社会种种的不便设施,让他们无法达成心愿。

每次要出外游玩,身边的残友主要会问最基本的两个问题:“那里有斜坡供轮椅行驶吗?有残障人士专用厕所吗?”单单这两项措施,都成为残友和协助志工头痛的问题。因为没有斜坡,就得劳烦身强体壮的男士抱他们进入场所,不然就得让有经验的志工协助他们连人带轮椅上阶梯(这项任务就算是有多年经验的我都不敢一人行事)。而没有专用厕所,部分大型轮椅就无法进入狭窄的普通厕所,然后志工需负责抱着、扶着残友从轮椅“移座”至马桶座盆上。想到此,不想麻烦他人的残友又决定留在家中。

再来就是交通问题。搭的士,愿意接残友乘客的的士司机属少数;搭巴士,所谓的残障人士设备多年前在推介礼上才发现失败,计划从此被搁置好几年,最近才“重现”;搭轻快铁,有些站点,轻快铁和等待区存有很大的空隙,轮椅会卡在那里。结果,少数的残友才有机会乘搭特别装置的小型巴士出游。就算顺利出游了,残友在整个过程都会遇到很多障碍,他们必须绕道或在路人的协助下完成旅程。将心比心,要是你知道出外是那么麻烦的一件事,你是否还会期待出游?

而曾到国外旅游的残友曾多次对我说:“国外比这里方便多了,残友无论到哪里都可以‘通畅无阻’!”尤其是日本和香港的无障碍设施,更是值得我国学习的。

美门残障关怀基金会总干事谢秀贞女士曾分享过这么一个概念:“残友的身体残缺本身不是一种障碍,有障碍的是这个社会,这个社会的不足,让他们无法如常生活。”那位女士,就是其中一个例子。不良于行不是她的错,是社会对不起她,剥夺了她近距离观赏海景的机会。
我的小小经验/知识分享:
1.使用轮椅,不是我们想象中的“推”而已,患上不同残疾的残友会使用满足他需求的轮椅,所以在协助残友前,协助者先询问他们该如何配合。比如在下斜坡,协助者推残友的同时,他们需要配合你控制轮子的滚动的速度。

2.要协助残友上阶梯,可以踩着轮椅后的机制,轮椅会自动往上,但不是每个阶梯都能登上,视乎阶梯的高度、残友的重量及协助者的能力。

3.有些残友的手脚脆弱,脚板偶尔会因溜下踏板的位置而感到不舒服,需要他人协助调整。

4.推轮椅上下斜坡,协助者需要注意自己的腰,因为技巧不对会令自己的腰受伤。

5.在洗手间遇到需要协助的残友,你可以在他们成功坐上坐盆后,将轮椅拉出门外,待他们解决了,再把轮椅推入,协助他们移回轮椅。由于有些厕所实在狭窄,所以根本办不到。

6.很多协助者误解要引导盲人,就是牵着他的手走路。其实,你应该走在他们前方,让他们的手搭在你的肩膀,让他跟着你走,有障碍的时候通知他们,如:“这里有个阶梯”,“这里有柱子。”

7.不要随意坐在轮椅的把手上,以为是亲密表现。对于轮椅使用者而言,轮椅就是他们身体的一部分,你坐在他的“身体”上,是很不尊重的。

8.与残友交流,尽量蹲下身子,与他们“面对面”,不要让他们仰头与你交谈。这是一种比较舒服的交流方式,也是一种尊重。

9.收放轮椅时要多加注意,避免轮椅损坏,因为轮椅的零件售价不低。一架轮椅售价随时高于一辆摩托车。

10.目前许多商场的询问处都备有轮椅,若发现残友的轮椅损坏或需要轮椅,可以到该处借用。

后记:
修改这篇文章的同时,有残友征询我的意见,表示他们要为本地的残友提供残友旅游配套,给予残友旅游的机会。概念大略是残友只要向他们购买了配套,从住宿、交通、旅游景点全都包含在内,当然,关键是符合残友的需求。想借此机会征求各方人士有何高见或者可以给予哪些协助?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