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的文字最真诚

约莫30年前,认识唐米豌的时候,我们都是热血艺青,当年的陈美芬,是天狼星诗社的大将之一。她曾经一度欲拉拢我加入天狠星诗社,不过,随着我写了一些文章批评天狼星,美芬无奈,和我的关系就愈行愈远了。天狼星诗社解散后,我们甚少联络,陈美芬也似乎音讯全无。后来,知道她以李嘉拉的笔名,写了一些剧本,一些灵异小说。有一阵子,听说也参与娱乐圈一些影视制作,在吉隆坡偶有碰面。再后来,又没有了她的消息。前年再见,她已经易名唐米豌,那是在星云文学奖的颁奖礼上,她以一篇真挚感人的散文获得特优奖。当时没什么时间可以和她详谈,只见她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却不懂得她遭遇了什么事情。至到读了她的两本有关行走中国扶贫的著作,我才惊觉,年少时的这位挚友,过去这些年来竟然经历了这么

多的苦难,不禁为之动容。

不久前,我和唐米豌在面子书碰上,聊了一阵子。她说,许多爱好写作的朋友,都面对欠缺发表园地的窘境,一些作品即使发表了,也没有出版社愿意为他们结集出版。她以个人的微小力量,准备公开征稿,编辑出版一系列的《朋党鸦集》,让所有的文友都有机会出版自己的著作。难得的是,她的热诚打动了金鑫出版社,愿意协助唐米豌完成这个心愿,虽然明知会亏了老本。这几年来,我担任作协会长,清楚了解文学著作的市场状况,作协出版了许多刊物,其实也志在推广而已,每一部书,都得赔上数千零吉。唐米碗和金鑫出版社这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令我深为感动。唐米豌说想请我为第一部《朋党鸦集1》写序,我岂有拒绝的理由?

本集收录了唐米豌和林志豪的小说、江上舟和李燕的散文,以及李恒义的诗歌。这5位作者都是我熟悉的朋友,尤其是江上舟,他早年的2本散文集,也都是我写的序。

唐米豌的<小妈>及<哑琴>,讲述的都是坎坷女子的故事。我没问唐米豌是否自己的真人真事,我相信,即使不是全部,也大都是她自己的命运写照。看似戏剧,像乎杜撰的情节,却偏都发生在她的真实生活里。令人同情和感叹。

林志豪的<火葬>及<收成>以诡异小说的手法,借用阮小勇和袁小路为故事中的主人翁,以梦魇似的情景,投射出小男生对父亲或是对人性或对周遭世界的疑惑,甚具涵意。

李燕以女性轻柔的笔触描绘她对家乡和对家人的缅怀,感情真挚;江上舟以一贯平和的语气娓娓道来,让我们感受到他对生活朴实的追求,尤其不幸遇上脑中风后,在寻求康复的这些年来,江上舟改用左手坚持写作,显见他对生命的热爱及真诚。

近年来也写小说的诗人李恒义,他的诗同样以小说的剧情为张力,并铺以典故,引人入胜,细心观察,发现他写的其实也是现实的生活。

身为读者,读了这5位作者的作品,我可以感受到作者并不刻意耍文弄字,字斟句酌;而是用心的写出属于自己的文字,因为用心,所以真诚。事实上,一篇能引起读者共鸣的文章,不是作者的生花妙笔,而是蕴藏在字里行间的真挚情感,才是真正教人感动!

作为《朋党鸦集》主编的唐米豌,必也作如此之想,相信接下来《朋党鸦集》笫二辑,笫三辑…………也都是感动人心的篇章。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