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完成巨大的仁心,25歲的蕭源盛發下狠心。

蕭源盛總是狠心的不理會病人在無麻醉動手術的情況下狂嚎,他冷靜的對病人下刀。蕭源盛是急症外科手術醫生。

受到聖經里一句話的感召,蕭源盛給自己簽下死亡合約,放下家人,放下錢途,把生命交給上帝。

蕭源盛完成5年的醫學課程之後,去年開始另一個駐院醫生的規定時,決定成為“戰地醫生”。經過一年的“非人生活”,他即將展開第二年的生命旅程,到索馬里、阿富汗繼續他“戰地醫生”的工作。

從海地救災回來,趁著為下一站的救援籌備醫葯物資的當兒,蕭源盛回到家鄉馬六甲,一來探望難得一聚的家人,二來希望通過各種管道分享他的經歷與感觸。

“回來時閱讀報章新聞非常感嘆。四肢健全的年輕人為失戀而跳樓,有人為功課不理想而自殺,有人通宵打電玩或在咖啡店圍看電視賭球,還有人到處潑漒水害人。我希望可以讓更多人知道,他們的生命對這個社會是可以很有價值、有貢獻的。”

簽約那一刻沒想要活

蕭源盛簽下的死亡合約有3個重點:

1.在戰場上執行任務時,放棄被搶救。(他不佔用有限的物資)

2.如果被俘虜,會結束生命。(他見過被俘虜醫生被虐待的悲慘情況)

3.死亡時接受器官移殖。(不好浪費)蕭源盛說:“在簽合約的那一刻,我就沒有想過要活。”

蕭源盛的生命沒有保險。

“沒有人要賣保險給我。聯合國給我的保險,只涵蓋班機延誤、行李遺失之類的賠償。”

要像燈光照亮各角落

影響蕭源盛走上這條路的,最初的影響是母親患病住院一星期即過世這件事。

“母親過世對我打擊很大。那年我讀高一,她住在中央醫院,來看她的只是實習醫生,也沒有人告訴我們她到底得了甚麼病。”

那時他就想,以後要對此作出改變,如果他是醫生,不會隨便離開我的病人。

升入大學讀醫後,他更發現,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人根本沒有機會接受醫療。有一天,他在教會讀經時讀到一句話,讓他下定決心:加入國際救援中心(International SOS),成為戰地外科醫生。

“聖經的那句說,我們要像燈光照亮每一個角落。於是,我知道我要做甚麼。”

子彈射向頭
2次逃劫

蕭源盛從兩次子彈射向頭部逃過劫數。

“有一次工作了72個小時,不停的看病和動手術和奔波。我開始想吐、頭痛、頭暈,但我是帶領團隊的人,我不能倒下,我要保持笑容。”

當時坐車趕去下一個地點,一個士兵對他叫喊,他不知反應。兵士把他頭按下撞在車板上,當他抬起頭來,看見眼前的車窗上有一個子彈孔,才知道子彈差一點就穿過他的頭。

抹乾眼淚當快樂醫生

因為工作辛苦,還要勉勵身邊所有的人,包括命在垂危的傷者,蕭源盛總是保持陽光和笑容。

但蕭源盛畢竟是凡人,會累需要休息,會悲傷需要撫慰。

“我的小小營帳中,周圍貼著家人的照片。我會跟家人訴說我的遭遇、我的心情、我的問題,也把這些寫進我的日記。”

他說,他常常一邊講一邊寫一邊哭。

“傳呼機會隨時響起來,我便要立即抹乾淨眼淚,穿上醫生袍,告訴自己,我是個快樂的醫生,掛上笑容出去繼續為生命戰鬥。”

跪著開刀致背痛

戰爭,奪走生命。蕭源盛放下生命,也上戰場,為受傷和垂危的生命戰鬥。

“我不知道我可以做到甚麼時候,我沒有去想,直到我倒下那一刻為止吧。”

有一名72歲的戰地女醫生,從拿到醫生執照做到今天,她是蕭源盛學習的榜樣。

由於長時間跪著開刀,蕭源盛開始出現背痛。

“椎間盤突出。這次回來剛好可以給父親推拿。”他的父親蕭德昌是馬六甲著名的骨折推拿中醫。

只要受邀樂意分享

戰地醫生的工作是平常人難以想像的難苦慘痛,蕭源盛當然有許多故事。(其中一些寫在培風中學《風訊》的訪問中,請看以下網址:http://issuu.com/sinigel/docs/winson_s/1)儘管工作艱苦,但當他看到現在年輕人過著的生活,蕭源盛覺得還是很值得推介給大眾,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只要有邀請,我都樂意接受,無論是訪問、講座、活動。”

有心人可以通過以下電郵與也聯絡:winson_seow@hotmail.com

轉載:http://www.sinchew.com.my/node/206793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