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第二次為唐米豌的書寫序了。承蒙她錯愛,心裡感激!

她很客氣的向我說,謝謝我過去為她的書寫序;其實應該說謝謝的是我,因為她把很多精彩的文章投到《星洲日報》副刊版來,讓讀者讀到人世間不起眼的角落里的人性故事。

我們都以為自己活得很不幸福,但是當透過唐米豌的文章看到世界還有很多癌童、貧窮者無時無刻不在和生命搏鬥時,我們已經不敢埋怨老天對我們不夠好。而我們再困難,身邊有家人、朋友給我們關懷;在唐米豌筆下的癌童,造物主甚至不讓他和死神搏鬥的過程中有任何倚靠,他們是赤手空拳、奄奄一息的和死神拔河,縱使是贏得了一時三刻,但也難保未來的一個月兩個月是否能活得下去。

就算不是病死,也可能餓死。死神穩操勝券!

這些小朋友當然只是唐米豌筆下的的過客。這本書還寫了很多大陸光怪陸離的現象──這使我不禁想起,一個民族的命運如何,必然和他們的個性有關。唐米豌寫的雖然是一幕幕的故事,但故事背後,讀者應該還可以想像得到更多的東西。

唐米豌是個懂得說故事的人,把很多主人翁的遭遇讓讀者深刻的烙印在腦海。這可能是與唐米豌過去當記者的敏銳和敏感有關,她懂得捕捉住故事的精髓,讓人間不起眼的角落裡的故事變得鮮活起來。

書中描寫的儘管都是小人物,但幸好有唐米豌的慧眼和彩筆,讓黑白故事變成彩色,讓原本就不會被理會的人物,被讀者記住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