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月前的金寶舉行了一個美食節,聽到“美食”二字,人人自然口水直流,頸項就直盼着海報上的日期在下一秒。距離美食節到來的前幾日,工人們陽光底下的汗水與喘息在嬉戲,與那慵懶、緩緩立起的帳篷成對比。每每駕車路經美食節舉辦的地點,總有一絲期待與興奮的感覺。

美食節當天,所立起的帳篷比之前所看到的還要多,看來工人們汗水與喘息的嬉戲在當天確實升級了好幾倍。附近的泊車位早已停滿了車子,平時已胡亂停放的腳踏車,更加肆無忌憚的野蠻起來,樹旁有一堆,路燈旁有一堆,就連垃圾桶旁也有幾輛。

美食節正式來說應該稱為美食街,因為它正是在金寶新街場的其中一條街上舉行。這裡平時已經是學生們吃飯的去處,如今已經是達到了非人山人海足以形容的情景。若攜伴出席,須得緊緊牽着對方的手,要不然可能就會上演“人海撈人”的戲碼,牽錯手的話,則更可笑。

美食節自然是匯聚了許許多多的美食,有些是平時常見的路邊小食,有些則是新出現的食物,而這些新出現的食物無需探問,人多之處自然可以訪得。我在一個炒飯的檔子前停下,炒飯這食物當然不是新出現的食物,之所以會停下是因為炒飯師傅是用鐵板燒的技法來炒,可以說是當天唯一一個帶有表演性質的食物檔口。

停在檔口前張望,發現這家檔口的炒飯用料豐富,而且炒出來的味道香得驚人,就在我仍在考慮是否排隊購買之際,越來越多的人潮聚集過來,粗魯的甚至把我擠向一旁。還是排隊買吧,不然也沒什麼好吃了,我對着身邊的女朋友說。於是我就成為了隊伍中的其中一人,一邊看着師傅的表演,一邊期待着炒飯的口感與味道。

從前在吉隆坡求學時,插隊或者硬擠事件時常都會發生,發生的地點通常都是在捷運站等等交通工具的場所。每當我遇到這種事情時,心中就會暗暗詛咒城市人,怎麼書讀得越多,工作越優越,生活水品越高的城市人反而像未開化的蠻子。“排隊”二字是否真的這麼辛苦辦到,還是排隊這回事已經落伍?爭先恐後才是真理?無奈,在並不是城市的金寶亦出現相同的情景。等待着炒飯的幸福終於還是被許許多多的無名氏所攪和,當中許多甚至是穿着大學校衣的青年男女。等待開始變成永恆,當你前面的人頭不斷無緣無故的增加。

插隊其實是一種傳染病,這種病無藥可醫,一旦有人開了先河,就不斷出現支流,逐步湧入插隊的大海裡頭,一旁的免疫者可以選擇加入,或者等待被永恆接納,站在原地,動彈不得。作為免疫者的我明白到城市裡頭的人其實都患了插隊傳染病,更嚴重者還出現撞人的傾向。

回到家以後,與女友品嚐美食的當兒,我發現到面子書上有人在發牢騷,不斷投訴有人插隊,害他浪費了許多寶貴的時間。我仔細看此人的樣貌,發現他竟然是我排隊時,突然出現在我前方的人頭之一。我深切體悟到中國近代史上,嚴復所翻譯的《天眼論》裡頭的名句:“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真正涵義。遙想如果高處有一畫家,應該就能畫出一幅《弱肉強食圖》。圖成以後,又能夠立刻動筆畫另一幅《覓食圖》,裡頭的主角不是人類,而是美食節以後的人去樓空,野狗野貓在一地垃圾中的尋尋覓覓。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