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庭堅(1045—1105),字魯直,號山谷道人,晚號涪翁,黔安居士,八桂老人。北宋詩人,書法家。修水縣人。其父黃庶(字亞父)慶曆二年(1042)進士,仕不得志,遂刻意於文詞,作詩學杜甫,有《伐檀集》傳世。舅父李常(字公擇)也是一位詩人兼藏書家。使黃庭堅從小生長在文學空氣濃厚的書香家庭。

  黃庭堅自幼聰穎異常,五歲能背誦五經,七歲寫過一首《牧童詩》:“騎牛遠遠過前村,吹笛風斜隔岸聞。多少長安名利客,機關用盡不如君。”因此黃庶非常喜愛這個孩子。舅父有時亦來黃家,隨便從書架上取書一本查問庭堅,他能對答如流。李常為之驚奇,稱他有“一日千里之功。”

  嘉佑三年(1058年),其父黃庶在康州(今廣東省德慶縣)任上逝世。由於家境不太富裕,黃庭堅才十五歲,遂跟著舅父李常到淮南遊學。嘉佑六年,他在揚州(今江蘇省揚州市)認識詩人孫覺(字莘老)。孫覺推崇杜甫,認為杜甫的《北征》詩勝過韓愈的《南山》詩。而另一詩人王平甫卻認為《南山》詩比《北征》詩好,兩人反復爭論,都不能說服對方,時值庭堅在座,兩位老人徵求他的意見,他說:“若論工巧,《北征》不及《南山》。若書一代之事,以與《國風》、《雅》、《頌》相為表裏,則《北征》不可無,而《南山》雖不作,未害也。“(範溫《潛溪詩眼》)當時庭堅僅十七歲,而他一席之言,使兩位前輩心服口服,結束一場爭論。從此,孫覺非常讚美這位聰穎少年,後來就把自已的女兒蘭溪許配給他。

  嘉佑八年,黃庭堅首次參加省試,當時傳說他中了解元,住在一起的考生設宴慶賀。正在飲酒間,忽然有一僕人闖了進來告訴大家:這裡有三個人考中了,而他不在其內。席上落第者紛紛散去,而庭堅仍若無其事,自飲其酒,飲罷,又與大家一同看榜,毫無沮喪的神色。英宗治平三年(1066年),黃庭堅再次參加省試。詩題是《野無遺賢》,主考李洵看到他試卷中的“渭水空藏月,傳岩深鎖煙”,不禁拍案叫好。說黃庭堅“不特此詩文理冠場,他日有詩名滿天下。”就此中了第一名。第二年春天,再到汴京(今河南省開封市)參加禮部考試,中了三甲進士,登上仕途。初任餘幹縣主簿,後調汝州葉縣(今河南省葉縣)縣尉,途中寫了一首《衝雪宿新寨不樂》詩:縣北縣南河日了,又來新寨解徵鞍。山啣鬥柄三星沒,雪共月明千里寒。小吏有時須束帶,故入頻問不休官,江南長盡梢雲所,歸及春風斬竿竿。”抒發開始走向仕途,對小吏生涯鬱鬱不樂的心情。熙寧五年(1072年),詔舉四京學官,庭堅考得優等,被任為北京(今河北省大名縣)國子監教授。當時留守北京的大老文彥博很器重他的才學,在他任滿之後,又留他再任,一直在北京度過了七年。七年中,他致力於詩歌創作,在藝術技巧上有較大的提高。元豐元年(1078年)庭堅作了二首古風,投書給當時任徐州的太守蘇軾,以表示仰慕之意。蘇軾讀其詩,認為“超絕塵,獨立萬物之表,馭風騎氣,以為造物者遊,非今世所有也。”由是詩名大震,兩位大詩人也從此結下至死不逾的友誼。

  神宗即位後,於熙寧三年(1070年),任王安石為宰相,開始  實行新法。但是,新法一開始就遭到以司馬光為首的保守派猛烈反對。後來新舊兩黨鬥爭愈演愈烈,革新和保守的鬥爭逐漸蛻化成官僚集團之間的爭權奪利,一直延續到北宋滅亡。在這場鬥爭中,黃庭堅站在舊黨一邊,他很尊敬司馬光和蘇軾兄弟。司馬光逝世後,他作詩追挽:“毀譽蓋棺了,於今名實尊。哀榮有亡命,終始酌民言。蟬冕三公府,深衣獨樂園。西元兩無累,憂國愛元元。”(《司馬文正公挽詞四首》之四)但是,他也很尊敬王安石的人品:“然餘嘗觀其風度,真視富貴如浮雲,不溺於財利酒色,一世之偉人也。”(《跋王荊公禪簡》)他雖然沒有積極參加這場鬥爭,但他的一生一直卷在鬥爭的旋渦裏。

  元豐三年(1080年),黃庭堅入京改官,被任為吉州太和縣(今江西省太和縣)知縣。這是他第一次擔任獨當一面的地方官。為了了解人民的生活實際情況,他常常深入窮鄉僻壤,踏遍了太和縣境的崎嶇山路,將農民的疾苦,如實上報,減輕農民負擔。人稱:“治政平易,人民行以安定”。元豐六年,庭堅調任德州平鎮(今山東省商河縣境內)的監鎮壓官。此時德州通叛趙挺之屬於新黨,正在德州推行市易法(由官府管理市場貿易),他認為德平鎮小民貧,實行市易法有困難,不同意這樣做,與趙挺之公文往來,反復爭論,種下了後來遭受貶的禍根。元豐八年三月,神宗去世,哲宗即位,因哲宗年幼,由神宗的母親太皇太后高氏執政,司馬光任宰相四月,庭被召入汴京任秘書郎,因司馬光的推薦,參加了幾個有的校定《資治通監》的工作;十月,被任為神宗實錄院檢討官,集賢校理,主持編寫《神宗實錄》。檢討官。此處據《歷代著名文學家列傳》)元佑六年書成,擢起居舍人。元佑八年,被任為國史編修官。這年哲宗親政。九年,改元紹聖,表示要繼承神宗在熙寧、元豐年間的政策,並起用新黨的蔡京等人。蔡京等雖然打著神宗和王安石的旗號,事實卻在排除異已,借此打擊一切舊黨人員。他們對舊黨主修的《神宗實錄》大為不滿,下令國史院核實《神宗實錄》的記載,以“誣毀先帝”、“修實錄不實”加罪,於紹聖元年(1094年)十二月,黃庭堅被貶為涪州(今四川省涪陵縣)別駕、黔州(今四川省彭水縣)安置,左右慘然不安,他卻頗能自我解脫,坦然處之,在黔州四年,寓居開元寺摩圍閣,仍然誦書寫字,沉醉於藝術世界之中。紹聖四年,庭堅的外兄張向任提出舉夔州路常,十二月,朝遷以“回避親嫌”為由,下詔庭堅移到戎州(今四川省賓市東北),在州南的一個僧寺裏住下來。為了避免遭受進一步迫害,他自稱“身如槁木,心如死灰”,把寺中的居室叫作“槁木庵”和“死灰 ”。後來在城南另外租了房子,又起名叫“任運堂”,表示自已安分守命,無心世事了,所以在戎州的三年中,生活還算安定。

  元符三年(1100年)正月,哲宗去世,徽宗即位,暫時由太后向氏聽政。五月,詔復司馬光等三十三人入官。十月,蔡京等人相繼被貶出京。次年改元為建中靖國元年(1101年)。三月,庭堅接到權知舒州的任命。四月,又被召為吏部員外郎。兩次上表,說明身有羸疾,請求在太平州(今安徽省當涂縣)或無為軍(今安徽省無為縣)當一個地方官。崇寧元年(1102年)四月接到知太平州任命。六月,到達太平州,接受了知州的職務。不料只過九天,吏部公文就下來了,免去了知州職務。原來,此時徽宗親政,起用蔡京為相,新黨重新握政權,蔡京等人對舊黨人物迫害比紹聖年間更加殘酷。崇寧二年四月,下詔銷毀三蘇、秦觀和黃庭堅的文集。九月,又下詔在各地立“元佑姦黨碑”,幾乎把舊黨人物一網打盡。這時,趙挺之已被蔡京薦為副宰相。庭堅地德平鎮時曾與趙有過政見上的衝突,因而假公營私報宿怨,暗中指使荊州轉動判官陳舉從庭堅所寫《承天院塔記》中摘取“天下財力屈渴”等語句,誣告庭堅“幸災謗國”,使庭堅受到“除名羈營宜州”(今廣西省宜山縣)的嚴厲處分。崇寧三年三月,庭堅到宜州貶所,初租民房,後遷寺,都被官府刁難。崇寧四年五月,被迫搬到城頭破敗戍樓裏棲身,人不堪其憂,庭堅終日讀書賦詩,舉酒浩歌,處之泰然。宜州人民敬其曠達高潔,許多人慕名前往求詩求書,向他請教學問,他也儘量滿足來訪者的要求。崇寧四年(1105年)九月三十日病逝於戍樓,終年六十一歲。大觀三年(1109年)春,由蘇伯固、蔣偉護柩歸葬修水縣雙井祖墳之西。南宋紹興初年,高宗中興,追封直龍圖閣士,加太師,謚號文節。

  黃庭堅出於蘇軾門下,與張來、秦觀、晁補之並稱為“蘇門四學士”,後與蘇軾齊名,世稱“蘇黃”。其最重要的成就是詩。詩論標榜杜甫,但是強調讀書查據,以故為新,“無一字無來處”和“脫胎換骨,點鐵成金”之論。藝求上講究修辭造句,追求奇拗硬澀的風格,其詩多寫個人生活,且謂詩歌不當有“散謗侵陵”的內容,但在若干作品中仍表現出傾向舊黨的政治態度。他在宋代影響頗大,開創了江西詩派。他又能詞,兼擅行、草書。書法初以周越為師,後取法顏真卿及懷素,受楊凝式影響,尤得力於《痊鸛銘》,筆法以側險取勢,縱橫奇倔,自成風格,為“宋四家”之一。遺作有《山谷集》。自選詩集《嚴華疏》、《松風閣詩》、《幽蘭賦》、《廉頗藺相如列傳》等。家鄉存有《上冢》、《詠清水岩》、《雙井解嘲》、《雲岩寺院記》、《王純中墓誌銘》及都昌南山《清隱禪院記》等詩文及《雙井》、《釣磯》等磨崖石刻。其居官、流放,抑或家鄉客邸,凡足跡所至,有關軼聞、傳說、詩聯、墨寶、碑刻等珍存無遺。宜山山谷墓及寶華亭、修水縣南山崖山谷祠及字,屢遭毀廢。建國後,已在南山岩建立了黃山谷紀念館,並將原有的樓、廊、亭、閣、祠修葺一新。現有,山谷神中中樹有黃庭堅紀念頭像。九曲回廊中嵌有他的書法碑刻。溪山自在樓裏展出其生平事跡和各種版本的著作以及後人研究黃庭堅的文獻。黃山谷墓在他出生地雙井村之南,為圓頂結構,仍保持宋代古墓風貌,樸素壯觀。墓地面積約二里。1949年後,列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增築了圍墻,新修了古式門樓。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