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踐教育愛不向現實妥協]

 4年前,當時我仍在弱勢學童國中小課輔工作圈服務的第3年個年頭,認識一位名叫小偉的弱勢孩子,居住於嘉義的偏鄉,他並不被當地任教的在地老師看好。雖然我已進入這個教學場域有一定的時日,但面對弱勢孩童教育的處理,我的認知仍與在地老師有很大的出入。

小偉為什麼交白卷?

當地老師總對我說,光有教育愛與熱情是不夠的,最後你仍會向現實妥協。有次當地老師在批改考卷時,發現小偉的答案卷一片空白,上面卻有蠟筆畫的,一幅相當動人的圖象,且分數欄的空格上還寫了髒話。

當我和那位老師討論這樣的狀況,老師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要處罰小偉。當時,我馬上找這位學生私下談話,用意除了導正他出口成「髒」的惡習,也詳細詢問交白卷的原因。當我看見考卷上,小偉筆下燦爛美麗的圖象,我開始思索:「做為一個老師,該如何詮釋、解讀這孩子為何畫出眼前這隻展開雙翅的斑斕蝴蝶?」當時我和當地老師對於小偉的想法不同,我認為這種交白卷的行為是小偉的一種無聲抗議,他需要一個舞台來展現自己的天賦。

善意理解孩子想法

那天過後,我開始關注小偉的繪畫表現,並為他找尋繪畫比賽的機會,讓他有表現的舞台。果然在一次的比賽中,他的作品脫穎而出,獲得學校教師、同學掌聲,因而增加了學習自信心,以往表現不佳的國、英、數成績,也有了顯著進步。

我認為教育的本質就是一種「理解」,除了對於文化、文本的理解外,這種理解也包含著個人透過自己內在生命與理解對象的真實對話。當老師成功地用心理解,用心詮釋一位學生面對生活的行為表現。他便可以透過詮釋、理解孩子真實的生命處境,找到孩子生命真正樣貌,並透過詮釋、理解,逐漸開展孩子在教育上的無限可能性。

堅持教育愛與熱情

我和小偉相遇後,彼此的生命樣態都不同了。他因繪畫獲獎被保送到國中美術資優班,早已不再是從前因國、英、數科目分數不高,而導致常常頭低低、講話小小聲,那個沒有自信的他。我的生命也改變了,從此我不再相信可以用所謂的國、英、數成績來看一個孩子未來的發展,不再完全相信所謂在地資深老師那套倚老賣老式「光有教育愛與熱情是不夠的,最後你仍會向現實妥協」的論調。我只知道為了孩子,我不會向任何不合理的教育制度與社會現實妥協。

漫長的時間確實會消磨一個人對於教學的熱情,但只要我們願意成為在美國提倡批判教育學(Critical Pedagogy)學者吉魯斯(H.A.Giroux)口中的一個做為轉化型知識分子的教師,透過真實詮釋孩子不同的生命特質與樣態,並從中適性地教育孩子,及時拉他一把。教與學的歷程就像對話遊戲,參與其中的師生往往會被一種更大的力量牽引至不曾預期的新發現與新境界。透過真實詮釋的教育過程,也將帶給老師源源不絕的教學熱情與教育動力。

實踐教育愛,不向現實妥協,是成為吉魯斯(H.A.Giroux)口中轉化型知識分子教師的第一步,你準備好了嗎?◇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11/10/24/n3410109.htm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