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說,印巴邊境口岸瓦嘎降旗士兵的高踢腿是兩國關系的晴雨表,腿踢得越高,說明兩國關系越緊張。日前,印巴兩國打破自去年11月孟買恐怖襲擊案發生以來形成的堅冰,重開和談,想必瓦嘎口岸降旗士兵的高踢腿會比以前低一些。帶著這樣的期盼,記者前往這個印巴邊界唯一開放的陸路口岸。

  載歌載舞國門前

  從首都新德裡乘坐特快列車,西北行約5個小時,到達邊境城市阿姆利則。換乘汽車,40分鐘后,到達瓦嘎村。該村沿南北中軸線畫出一條線,作為兩國邊境線。邊境線兩側各豎起一高大旗杆,旗杆兩側各有一扇大鐵門。連接印巴的公路穿過鐵門,向兩邊伸展。各自伸展至約100米處,聳立著各自的國門,上面分別用大字書寫著“印度”和“巴基斯坦”。

  薄暮時分,記者來到印度國門和大鐵門之間的過道上。看台上已經坐滿了人,放眼望去,對面看台上也是人頭攢動。兩邊的高音大喇叭播放著各自的民族音樂,年輕人隨著音樂的節拍載歌載舞。天色漸暗,亢奮的進行曲忽然停止了,隨之而來的是震耳的吶喊聲,此起彼伏,就像古代兩軍對陣相互叫陣一樣。隨著排山倒海的呼喊聲,兩邊的過道上不時有人揮舞著國旗來回奔跑。

  降旗儀式如“演兵”

  忽然,四下無聲,從營房走出的一隊士兵把人們的目光吸引了過去。他們身著土黃色傳統軍禮服,頭頂紅色扇形布冠,分兩排直挺挺站在過道上,面向看台。嘹亮的口令聲起,排頭兩名士兵一個漂亮的右轉身,大踏步向大鐵門走去。他們越走越快,箭步如飛,兩臂整齊有力地擺動著,遠看就像奮力向前劃動的船槳。記者看到對面也進行著相同的動作,兩個身著黑色軍禮服、頭扎綠色布冠的士兵昂首闊步走來。士兵行走時雄赳赳氣昂昂的氣勢點燃了兩邊看台上觀眾的激情,他們發出響徹雲霄的叫好聲。隨后,兩隊士兵各分兩排向大鐵門挺進。

  走到大鐵門前,一個高踢腿,士兵立定,穩如磐石。兩道鐵閘門“嘩啦”打開,雙方士兵一下子相對而立,中間毫無障礙。就在記者屏息注視著這一幕時,雙方排頭士兵同時向前跨出幾步,直到鼻息相聞相對而立。彼此雙手叉腰,瞋目裂?,怒發沖冠,仿佛要進行一場你死我活的決斗。少頃,兩隊各自一名士兵同時面向對方高抬腿,腳甩過頭頂,然后使足氣力跺腳,因為使勁過猛,頭頂的布冠差點掉地。

  士兵不動聲色地舉手將傾斜了的布冠扶正,然后狠狠地將脖子擰了一下,布冠隨著擰動而激烈地搖晃起來。此時,兩邊看台上的觀眾都被逗笑了。同行的一名當地記者說,現在的踢腿蹬地動作比去年孟買恐怖襲擊之后溫柔多了,當時雙方士兵把腿都快踢到天上去了,把地都快要踏出一個洞來,一腳下去似乎要把對方踩扁,空氣緊張得都快要凝固了。“隨著兩國高層展開對話,重啟和平進程,這裡士兵的情緒也舒緩了許多。”他說。

  雙方隊長相對一抖布冠,權當敬禮,兩隻手似碰非碰輕輕一點即是握手,然后不看對方一眼,昂首挺胸,各自轉向,走到離邊界線不足半米各自的旗杆旁,解開繩套,在雙方軍樂聲中降下各自國旗,邁著正步回營。

  兩國人民盼和諧

  看台上的觀眾紛紛跑下來,跑到大鐵門前拍照留念,臉上大都帶著輕鬆的笑容。隔著大鐵門,兩邊很多人在友好地打著手勢。儀仗兵也放下了剛才的架子,微笑著和人們說話,並和人們合影留念。當地那名記者說,每天日落時分都要在這裡舉行這樣的降旗儀式。整個儀式持續約半個小時,很多觀眾提前三四個小時就來到這裡,因此,每天這裡的吶喊聲一般要持續好幾個小時。來自新德裡的一名女大學生對記者說,雖然兩國士兵在儀式上針鋒相對,劍拔弩張,但自己感受更多的是,這個儀式提醒人們印巴兩國有著太深的聯系。“這個看似對抗的儀式實際上是兩國和諧合作的典范,沒有很深的默契是達不到這樣的表演效果的。”旁遮普邦一位老人說,每次看完這個儀式,內心都難以平靜,希望印巴不要再打仗,兩邊的人都能過上幸福生活。

責任編輯:董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