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霎那间,读懂了亲情】

那年我考取了一所名牌大学,父亲说这是我们家族的荣耀,非要在开学前带我回趟老家,也就是我户口簿上,“籍贯”那栏应该填写的地名。

 

我和父亲坐了火车上汽车,下了汽车坐中巴。最后步行40多分钟,终于到了老家。可是,我做梦也没想到,这个父亲经常提起且永远也忘不掉的老家:山是不毛之地,路是尘土飞扬,田边的向日葵东倒西歪,四处都能听到牛羊的叫声,是个在地图上难以找到的小山村。

 

我们的到来,使父亲家的院子比往常热闹了许多,七大姑八大姨,亲戚一批批过来,跟父亲有说不完的话。看得出父亲被这亲情所感染,脸上总挂着笑容、但我很寂寞,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拿着一本过期的杂志翻来翻去,消磨着时间、而和我一样无所事事的,便是整日坐在窑洞前晒太阳的祖爷爷。

 

他佝偻着腰,眼睛一直盯着院子里的热闹场景,不说话,也不动,像脚下的土地。沉默不语。幸好这样无味而平淡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几天后,我看着父亲收拾行李,心中似乎有些暗暗的喜悦,为终于要离开这里。

 
一切准备就绪,父亲牵着我的手走出门时,正是黄昏时分,一大家子都来送我们。我走出几步,不知是什么力量在驱使,我停下了脚步,回头想再看祖爷爷一眼。他依然无比安详地坐在窑洞前,没有任何动作的变化。落日的余晖将天空整个染成了一片昏黄的橘红,那光照在他苍老的脸上,使他平时暗沉的脸色明亮了许多,他的周身似乎镶了一道金边,那深陷的眼睛里是我读不懂的叹息。

 
我们就这样四目相对,一双眼睛稚嫩而澄澈,眼神惊异:另一双眼睛浑浊而苍老,那眼神中刻满了一生的辛酸与此刻的悲伤。就在那时,两行眼泪从那一双苍老的眼中流了出来,依然是那么默默无声。

 
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切,然后我突然哭了,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我哭得厉害,莫名的悲伤和痛苦全部冲进了我的胸膛。人们跑来安慰我,也很快有人发现祖爷爷也流下了眼泪。

 
离开老家的那一幕,一直在我心中深刻着。回想当时何以哭出来,大概是祖爷爷的眼泪,使我一刹那读懂了他无法传达的思念与不舍。

 

这就是千丝万缕的亲情,是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挡的亲情,是我心底里永远的亲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