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恺帏,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的妳已长得亭亭玉立了。再过几天,就是妳十七岁的生日了。想起怀着妳直到生产的一切都依然历历在目,就像昨天才发生的事一样,当初可爱的小娃娃,竟然一转眼就长这么大了。妈妈在感叹,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快得连妈妈都觉得有点措手不及。

恺帏,妳是爸爸妈妈的第一个宝贝。自从肚里有了妳以后,爸爸妈妈的生活就变得更充实和更有意义了。还记得妈妈在怀了妳三个月的时候,才开始孕吐。每天清晨一起床,就会吐个不停,直到黄疸水也吐出来了后,才会停止。幸好,乖巧的妳,只让妈妈挨了一个月就不再吐了。

一直到怀了妳四个月的时候,妈妈才到政府的乡村诊所去登记产检。妈妈还记得,当时护士小姐还因为妈妈怀孕了四个月才去做登记而把妈妈狠狠的训了一顿。事实上,是外婆跟妈妈说,不用这么早去登记的,外婆还说,她以前是怀了七个月的身孕后才去做登记的,所以妈妈也并不以为然而迟至四个月了才去登记产检。妈妈还为了自己提早去登记的举动而感到沾沾自喜,没想到却因而挨了护士小姐的一顿臭骂。

登记了后。妈妈每个月都会准时的到政府的乡村诊所去例行产检,从来没有误时过。妈妈还记得有几次因为巴士迟来而等了一个小时多。有一次,护士小姐要妈妈去给医生检查,当时医生驻诊的诊所却在更远的市镇,还必须要转一趟巴士,妈妈只好又乘搭巴士前去。到了要转巴士的地点,妈妈下了巴士后,才发现去这间诊所的巴士竟然刚刚开走了,下一趟巴士要在一个小时以后才开。妈妈当时心想,平日坐巴士去,屁股才刚坐下,还没热,就到站下车了,想想就算走路去应该也不会太远吧!于是妈妈决定就挺着这个已经七个月腹大便便的肚子徒步前往大约一公里外的这间诊所。那时侯已经是早上十一点多了,妈妈当时顶着炎热的太阳走到汗流浃背,气喘累累兼满脸通红。就在妈妈通红的脸流下了大颗大颗的汗水和双脚也越来越酸痛的时候,一位马来伯伯的电单车就在这个时候,停在了妈妈的前方。马来伯伯问妈妈,是不是要到前面的诊所去?妈妈说,是的。马来伯伯又问妈妈,要不要乘搭他的顺风车(motor)一起前往前面的诊所?这哇哈,这时候,对妈妈来说,就像见到了救星一样,马来伯伯顿时摇身一变,变成了与头上会发出光茫,下凡前来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一样,一脸的慈祥。妈妈抱着感激不尽的心,二话不说,赶紧跨上了马来伯伯的电单车与他一同前去。从此妈妈就跟自己说,以后巴士要再开走了,不要说是等一个小时,就算要妈妈再等多一个小时,妈妈都会等下去,绝对不会再【走路】了,打死都不走了!

怀着你的时候,妈妈还是一个非常无知的十八岁的小姑娘,对很多事情都还一知半解。有一次,妈妈在看了新买来的妈妈宝宝杂志里报道的【超级早产娃娃】后,竟然误以为七个月生产的宝宝也一样可以平安健康的存活下来,而作出了一连串无脑兼白痴的举动。妈妈竟然为了希望可以早点见到妳,而好几次站到椅子上,从椅子上用力地跳跃下来,可是肚里的妳依然没有任何的动静,妈妈只好又转换到房里,从床上用力的跳跃下来,希望这一次可以顺利地把妳提早生下来,可是妳依然毫无动静,如此的动作竟然持续重复了一个月。直到最后,妈妈不得不相信,原来要提早让孩子生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妈妈只好无奈的继续挺着大肚子等待妳自己安排到来。如今回想,真为妈妈这无知,无脑兼白痴的举动而捏了一把冷汗。

面对生产,妈妈可是一点都不害怕。还记得那天是预产期的前一天,就在熟睡中,妈妈感觉到有一股缓缓的水从下体流了出来,妈妈赶紧爬起身到厕所去查看,心里正在盘算着,是不是时候到了?妈妈带着忐忑的心回房继续入睡。当天一大早的,护士小姐就到家里来给妈妈做家访,顺便给肚里的宝宝例行产检,妈妈把凌晨的异象告诉了护士小姐。当护士告诉妈妈说,是时候准备入院待产了,妈妈听了后高兴得不得了,带着满满的期待,和兴奋的心情与爸爸两人一起浩浩荡荡的到医院去了。到了医院,妈妈恨不得马上进入产房去把妳给生出来 ,妈妈并没有因为是第一次而感到害怕。可是肚子里的妳却一点动静都没有。爸爸回去了后,妈妈就一个人呆在医院病房里不停的来回走动,期望可以加速阵痛。一直到傍晚爸爸和外婆还有小舅到来探访妈妈的时候,肚子里的妳,依然豪无任何动静。晚上八点左右,爸爸和外婆他们回去了后,妈妈的肚子才开始一点一点慢慢的阵痛了起来。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妈妈痛得忍不住了,告诉了当晚驻诊的医生,医生检查了后说:“嗯……子宫口开了有四公分了,可以进产房准备了。”妈妈拿了事前捆好的大毛巾,毛巾里面放好了事先为妳准备好的新衣服和为妳包裹的尿布,就这样在护士小姐的引领下往产房走去。

产房里的冷气好冷,好冷。妈妈冷得不停的打冷颤,冷颤打得就像庙里正在跳着乩的乩童一样。医生帮妈妈把羊水刺穿,就走了,留下妈妈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产床上。这时阵痛已经不停的一阵一阵的在增加,妈妈强忍着阵痛,把手紧紧的握在床边,靠着左边侧躺。时间一刻一刻的过去了,妈妈一边望着墙上的时钟,一边计算着阵痛的时间,这时妈妈还闻到了产房里传来的咖啡香。是的,已经凌晨两点多了,产房里一片宁静。护士小姐和驻守的医生们正在享用着这香醇又提神的咖啡。

妈妈感觉到有一股力气在妈妈肚里用力推的时候,妈妈赶紧呼唤护士小姐,没想到护士小姐竟然对妈妈的呼唤不加理会,还讽刺妈妈和对妈妈冷笑了一下。就在妈妈开始憋气要推的时候,幸好一位恰好路过的护士小姐看见了,她赶紧跑前来查看。一测,子宫口已经开了十公分,护士小姐说,可以用力推了。其实不用护士小姐说,妈妈都已经知道妳已经迫不及的要探头出来了。这时候,才陆陆续续的来了好几位护士小姐,她们都集聚在妈妈的床边给妈妈打气,一边呐喊,一边的给妈妈加油。妈妈也谨记了之前产检时,医生教妈妈的呼吸法,把嘴巴闭上,使劲推的时候,也在心里面计算,数一到十下,才呼气,如此重复了几遍,就在这时,护士小姐突然跟妈妈说,已经剪了(sudah gunting),妈妈才知道原来护士小姐竟然趁妈妈不注意的时候,剪了会阴一下!好神奇哦!妈妈竟然一点被剪的疼痛感都没有诶!不一会儿,就在妈妈出尽吃奶之力使劲推的时候,妈妈感觉到了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妳终于滑了出来!

妈妈看见了护士小姐手上紫灰色的妳,双手晃来晃去,张大着圆溜溜的双眼四周张望,就在护士小姐把吸管放进妳的口鼻里去,把黏泌物吸出来的时候,妳终于发出了第一声的啼哭声。看着妳不停地啼哭,妈妈心里好心疼哦!不由自主的就哄起妳来了。当护士小姐在妈妈面前把妳举得高高的,问了妈妈:“Anak apa?”时,妈妈定眼一看,好高兴哦!啊!原来是个女哇儿,妈妈期盼的女哇儿嘢!妈妈裂开了嘴大声的笑着说:Perempuan.”当护士小姐把妳放到了妈妈的胸前时,妈妈把玩着妳湿淋淋,乌溜溜的头发,望着又圆又黑溜溜的大眼睛,小嘴巴,还有两个深深的小酒窝的妳,不禁的发出了惊喜说:“好漂亮的帏帏啊!”

自从妈妈第一眼见到妳了以后,妈妈就知道,妈妈已经深深的爱上了妳。

恺帏,没想到时光一逝,妳已经长这么大了。再过几天,就是妳十七岁的生日了。对妳,妈妈还真有点愧疚,因为要妳在年级还小的时候,就必须开始担当起协助妈妈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妈妈也很欣慰妳从小就乖巧,懂事和贴心,从来不会因而抱怨。

在未来的日子里,妈妈希望妳可以每一天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成长。
最爱妳的妈妈上
8/4/2012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