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母亲节,我已成了孤儿。虽然,我的年纪已不小,虽然,妈妈已渡过八十六个岁月才离我而去;但是,成为孤儿的滋味还是不好受的。

妈妈生我的时候,已是38岁的高龄产妇了。曾听妈妈说,因为家里已经有八个小孩了,所以爸爸曾起了念头要把我给送掉;后来因为妈妈坚持才把我留下,否则,今天的我也不知会是在哪儿呢!

小时候,我非常地粘妈妈。我有很好的理由,因为我是家里的老么。无论妈妈去哪里,远的近的,都非带我一起去不可,否则,我就会使出杀手锏:大哭大闹一场!我是家里唯一一个最少吃藤鞭的小孩,除了因为我是最小的,也因为我最爱哭。记得有一次,我捣蛋顽皮,结果气得妈妈拿起藤鞭往我大腿一鞭,我马上哭个稀里哗啦,这会儿可吓坏了妈妈,赶紧拿药替我敷大腿,还陪我流眼泪!自此以后,妈妈就不再打我了。

妈妈虽然只念过几年小学,可是却很爱看书,尤其是金庸和梁羽生的武侠小说。很多深奥的字都是她自修而来的。她不止阅读能力强,记忆力也超强,能够把小说的故事重述给我们听,而且还很生动,听得我蠢蠢欲动,还一直幻想自己就是故事里头的女侠!后来长大了,也学她看了一些武侠小说,才发现妈妈真的是把故事情节记得一丝不苟。

中学的我,算是满乖巧的,学业成绩不用妈妈操心,在学校的表现也不错,所以妈妈很以我为傲。可是,在那年少轻狂的岁月里,在家里被呵护宠惯了得我,有点叛逆的血液在沸腾,心里竟有一种很想离家,到他乡念书的激烈欲望。当我向妈妈提出要到新加坡念中学时,我还以为她会因为不放心我而反对,没想到她二话不说,就替我安排认识的人找学校,而且是先斩后奏,等万事办妥之后,才向爸爸禀告,结果害她被爸爸训了一顿。在那个时候到新加坡念书,需要交一笔为数不少的新币给新加坡教育局。妈妈心里知道爸爸负担得起,可是因为我是女儿,又娇生惯养,所以爸爸未必会答应。结果惟有使出先斩后奏这一招才能过关!

那年,我十五岁,是我第一次离开妈妈的呵护,过起独立生活的日子。依稀记得第一天上学时,没有妈妈当我的闹钟,也没有妈妈替我准备早餐。放学了,午餐要自行解决,衣服得自己洗烫。我开始有点后悔了,后悔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可是,我骨子里很倔强,每当妈妈问起,我总是硬着头皮,说我很习惯很享受独立的生活。其实,我心里多么希望能回家当朵温室里的小花。

自从那一年起,我在家里的日子越来越短,也不再每天能看到妈妈和蔼的脸孔,听她的唠叨,依偎在她怀里撒娇了。就从十五岁开始,我只有在假期里才能回家和妈妈相聚。当时的我竟然没有特别的思念有妈妈依偎的美好感觉,更没想过我就此将永远会有大半的时间是在外生活了!

原来,当你拥有时,你绝对不会珍惜,你会很自然的把她当成理所当然。妈妈的呵护叮咛,在那时候还老是让我觉得很烦,她的关心也被我当成是过度约束。年少的我还无法体会出妈妈的苦心,更不懂得珍惜与她相处的机会。就这样,我让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了挂念我又不敢说出来的皱纹,而我也让岁月在我为着学业、工作、理想的当儿把我对她的思念与依靠冲淡了!

匆匆过了十多二十年,当我身为人母时,才逐渐明白,母亲对儿女的思念与关爱并不会随孩子的年龄增长而减少。也从那时开始,我经常把母亲接过来和我一起住。那时我已辞职当上全职妈妈。因为有女佣帮忙,我有更多时间和妈妈在一起,也有更多机会带着妈妈到各处走走。我很庆幸,在我的中年岁月里,我有很多机会和妈妈相处,看到妈妈开心的笑容,我对我年少时过早离家的事就不再觉得遗憾。因为,唯有经历过分离才会珍惜相聚。

今年,我们还没来得及替妈妈庆祝生日,她就往生了。而在即将来临的母亲节,我也没机会像往年一样给妈妈送上礼物与祝福。

今年,我将会过个没有妈妈的母亲节。

笔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三十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