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守陵園三百載,誰知我代心中情」佘氏一門17代為袁崇煥守墓370年的感人故事

  陰曆八月十六,正是秋高氣爽時節。可是,京城卻是一派肅殺的氣氛。一輛囚車緩慢地駛向刑場,囚籠裏是一位犯有「通敵罪」的大將軍——袁崇煥。
  這是380多年前的一個場景。
  10萬多個日日夜夜過去。而今還是有人知道袁崇煥。是因為這位大將軍的可敬,還是由於相關歷史人物的可恥、可憎?抑或是我們民族忠奸鬥爭怪圈的可嘆?
  歷史的驚人之處會不斷閃現。可歷史就是歷史。人死了,就成了歷史。歷史上所有的人都有一死。但死的原因與形式卻千奇百怪,死後給後來人留下的記載,也是或有或無,或褒或貶,不盡相同。但是,多數人是死後無聲無息,永不再現。
  明將袁崇煥慘烈含冤屈死為世人所痛。可你知道冒著滅絕九族之罪掩埋壯士遺骨的人是誰嗎?宋代佘老太君是為國明義盡忠的楷模,可你知道為一個義字守墓17代的另一門佘氏子孫嗎?現如今人們不再講盡忠盡義,甚至也很少聽到真正為朋友兩肋插刀的義舉,打爹罵娘的不孝子孫時有報導,為個人利益與得失出賣朋友、出賣友情的不義之徒時有耳聞。難道忠貞、仗義真的就不再有了嗎?當《中華兒女》的總編告訴我北京有一戶人家17代為袁崇煥守墓的義舉後,我被深深地感動了。頂著暮春霏霏細雨迫不及待地找到了她的家。
  走進東花市斜街52號一個擁擠的大雜院,敲響屋門,想象著就要見到一路上描繪了不知多少遍的義士的形象,我不免有些激動。門開了,一個面容蒼白瘦削的女人熱情地將我讓門,這位蒼白的臉上戴著一副近視眼鏡的女人告訴我,她就是余幼芝。呵!這就是佘幼芝,我緊緊地握住她冰冷無力的手。——她就是傳說中義士的後代,一個極為普通的孱弱女子。
  先祖冒著殺身之禍,抱回了袁崇煥的人頭,從此佘家世代開始了為袁崇煥守墓的漫漫長路
  佘幼芝的祖籍是廣東順德,可那是300多年前了。從1630年起佘家就再也沒有回過他們的祖籍,到如今已經整整17代了。17代子孫無言地守著袁崇煥將軍的遺骨,守著中華古國的忠義。
  在北京59中學操場的東南角有一座半人多高的青磚圍墻,圍墻呈前方後圓,在佘幼芝與她愛人焦老師的帶領下,我走進了圍墻。眼前是一大一小兩座墓碑,碑後面是一大一小兩座呈饅頭狀的圓墳碑上刻著:有明袁大將軍墓,那蒼勁有力的碑文告訴我這就是袁崇煥的墓。佘幼芝指著旁邊一座小的墓告訴我,這是她先祖的墓。問起佘幼芝先祖的名字,她卻搖搖頭說不知道。
  我近前細細地撫摸著她先祖的墓碑,我正驚異怎麼碑上沒有字,佘幼芝告訴我說:碑上的字在「文革」中被毀了。望著眼前一忠一義的兩座墓碑,榮辱得失、功名利祿頃刻間飛逝得無影無蹤,只剩下滿懷的崇敬。
  1630年明朝大將軍袁崇煥遭陷害被處以淩遲,身體被一刀刀斬碎。示眾的旗杆上,只剩下一顆頭,一雙不瞑目怒向青天。

未完,待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