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你會問:佘家17代、三百六十多年不怕死,不怕苦,不怕累守墓修墓到底是為了什麼?這位袁崇煥又是個什麼樣的人呢?讓我們且拂去歷史的塵沙。翻開明末記載中那沈重的一頁。
  寧遠大使、寧錦大捷……袁崇煥百戰百勝。百戰百勝的將軍沒有戰死疆場,卻死於小人的讒言
  明末天啟年間戰亂紛爭,被熹宗朱由校寵用的他的乳母與同夥宦官魏忠賢操縱政治,殘殺忠良,形成了一股腐朽的政治勢力。東北邊境少數民族後金在首領努爾哈赤的帶領下不僅占領了東北大部分地區,而且向著明廷在關外的守軍頻頻進犯,所到之處明軍聞風而逃。1622年努爾哈赤的戰刀指向了關內的明廷。
  這一年38歲的袁崇煥以其膽識與軍事才能,由福建邵武縣令昇任兵部主事。這時許多朝臣主張放棄關外,只守山海關。袁崇煥並不爭辯,而是隻身一人出了關。正當朝內失去袁主事蹤影、家人亦不知去向的時候,袁崇煥又從關外回到了京都。他帶著詳細查閱的地形和實際戰況,上書朝廷:予我軍馬錢穀,我一人足守此。他認為:堅守寧遠,守關外以衛關內。
  同年9月袁崇煥來到寧遠,他與將士同甘共苦,加固城墻,安撫民眾。以寧遠為據點逐漸擴展,僅用了兩年的時間幾乎收復了遼河以西的全部失地。
  1626年金兵渡過遼河再次發起攻勢。魏忠賢的黨羽高第撤走了關外所有守軍,袁崇煥拒不撤軍僅以萬餘人堅守寧遠,很快,寧遠成了一座孤城。
  金兵直逼城下,袁崇煥與眾將上刺血為書,誓死固守。戰火中袁崇煥肩臂受傷,鮮血染紅了戰袍,將士勸他下城,他厲聲道:區區寧遠,中國存亡繫之,失此不守,數年後吾族皆左衽矣。說完撕下戰袍裹住傷口,繼續指揮。此時正值嚴冬,袁崇煥被血染紅的戰袍很快與胳膊凍在了一起。主帥誓死抗敵,將士們爭失效命,三天三夜殺得金兵屍相遍野。這就是史書上記載的聞名遐邇的「寧遠大捷」。
  京城官員聞訊膛目結舌,繼爾拍手相慶。此次戰役中努爾哈赤身受重傷,回首幾十年的累累戰績,他不禁仰天長嘆:我舉兵所向,無不摧破。諸將罔敢議戰守,議戰守自崇煥始。
  一聲無可奈何的哀嘆結束了一代天驕的歷史,不久努爾哈赤病逝。
  1626年,42歲的袁崇煥被朝廷授為兵部右侍郎、遼東巡撫。
  1627年皇太極率兵進攻,袁崇煥指揮了一場更大的戰役「寧錦大捷」。正當袁崇煥在關外浴血奮戰,本該在大捷之後得到嘉獎的時候,卻由於魏忠賢黨羽捏造謊言,遭到了免職的處理。
  1627年8月熹宗死,崇禎繼位。之後再度起用袁崇煥,授兵部尚書兼副都禦使,督薊、遼,兼督登、萊、天津軍務。
  袁崇煥不僅是一位驍勇善戰的軍事家,而且是一位治國興邦的良才。他一上任便提出:守為正著,戰為奇著,和為旁著,法在漸,不在驟,在實不在虛。
  好一個謀國安邦的良將!孰料正當袁崇煥以一片精誠,圖忠心報國之時,遠在北國的皇太極與他的謀士暗暗定下了兩條計,一是聲東擊西,避開袁崇煥。二是反奸計,除掉袁崇煥。
  1629年金兵避開寧遠,繞道古北口,直圍北京。
  敵兵已放出謠言說袁崇煥要勾結金兵入京奪位。面對著回師護京有可能招來殺身之禍,不回京則大明將亡的局面。袁崇煥心如火焚,他咬緊牙關義無返顧地率飛騎軍星夜疾馳,先於金兵3日到達北京。待金兵到京發現袁字大旗高高飄揚,頓時大驚,以為袁軍自天上飛來。
  面對著10萬金兵,袁崇煥將9000兵馬排成品字形,自己居中。他下令全體將士每人口含一枚銅錢,只準死戰,不準驚呼喊怕。七天七夜的戰鬥,袁崇煥帶頭沖鋒,躍馬橫刀,從早殺到晚,直殺得天昏地暗,直殺得人困馬乏。袁軍猶如一道堅不可摧的長城將金兵阻擋在京城之外。
  就在袁崇煥率兵揮戈禦故於國門之外時,皇太極與謀士範文程定下的反奸計正在暗中進行著。
  一天金兵俘獲了兩名太監,守監人故意說給兩個太監聽:今天退兵乃是一計,袁大將軍派人前來與皇太極商定下密約,只等袁兵一進城就可以裏應外合衝進北京。之後,金兵故意放走了太監。
  然,若只有敵人的反奸計恐也難以達到殺袁的目的,朝廷內一些與袁不和的人早已對袁忌能妒功日久,他們不時地在皇上面前施以讒言,而恰恰皇上又是一個多疑的人,他全然不念袁崇煥捨命保國的一片赤誠,由信至疑,由疑至怒。
  金兵暫退,袁軍士無糧,馬無草。袁崇煥身上多處受傷,請求皇上放軍馬入城,皇上不準,只逼著再戰。袁請求皇上讓將土進城休整,待大隊援兵到來與金兵再戰。誰知就在援軍到京前兩日皇上突然召袁崇煥進城。此時謠言已經飛灑進京城的各個角落。
  袁崇煥雖說早已聽到城內的謠傳,但他的內心一片坦蕩,奉詔進城並沒有想到大難就要臨頭。才進城,一道聖旨便把袁崇煥下了死牢。
  可憐袁崇煥身上血染征農,腹內空無粒米,關進了死牢卻沈沈睡去。
  眾將上得知袁大將軍被關,一怒之下棄城而去,金兵再次圍城,皇上請兵回城,副將祖大壽不肯,無奈皇上只得讓人到死牢中向袁崇煥求助。
  袁崇煥知道,寫下書信自己的性命必然難保,可為了城中的百姓,他寫信命祖大壽回城解圍。祖大壽手捧書信跪地大哭,他深知自己只要率兵進京,也就定了袁崇煥的死罪。
  果然,北京解圍了,可憐袁崇煥被定以縱兵、縱敵、通敵罪處以淩遲。
  幾百年過去了,如今的人們知道這位將軍冤案的不少,可很少有人知道當年他屈死的慘烈,歷史對那天有著這樣的記載:
  1630年8月16日一個風霾晝閉,白日無光的日子。京城百姓在官方輿論的誤導下對這位百戰百勝的將軍恨得咬牙切齒。人們手執剪刀與利器擁擠在街道兩旁等候袁崇煥的囚車,這位令敵聞風喪膽的赫赫戰將,未得百姓一菜一飯卻身受數刀,一路上血流滴滴,及至來到刑場,早已奄奄一息了。劊子手寸寸臠割之,割肉一塊,百姓以錢買來生啖。開膛取出腸胃,百姓群起搶之,得一節者和燒酒生吞,血流齒頰間,猶唾地罵不已。拾得其骨以刀斧碎之,骨肉俱盡,只剩一首。高懸於旗杆之上。
  當年袁崇煥被人們譽為「長城」,而自毀長城,國還能安嗎?不久明朝滅亡,也正是應著天數盡了。
  155年後,乾隆49年,乾隆皇帝修清史,始知當年皇太極利用反奸計除袁崇煥的真相,遂為他平反。百年沈冤終於得到昭雪,而這昭雪卻是來自當年的敵人,世人在展望歷史的同時該是悲還是喜?
  袁崇煥身後無子,佘義士誠信忠義,便有了為忠臣良將守墓17代的義舉。
  採訪結束,佘幼芝請我在簽名冊上簽名,我寫下:仰萬代忠臣,敬千秋義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