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工業化是指服務業的產值和就業超過工業和農業。
  後工業化是1973年由美國著名的社會學家丹尼爾•貝爾提出的。他分析了後工業社會的五大特征,並都在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得到了檢驗。他認為,後工業社會的第一個最簡單的特點是大多數勞動力不再從事農業或製造業,而是從事服務業。經濟方面的標誌是由商品生產經濟變為服務經濟;職位方面的標誌是專業和技術階段處於優先地位;在決策方面,則是創造新的“知識技術”。
  後工業社會的關鍵變數是信息和知識,主要經濟部門是以加工和服務為主導的第三產業甚至第四、第五產業,諸如運輸業、公共福利事業、貿易、金融、保險、房地產、衛生、科學研究與技術開發等。

(1)經濟結構從商品生產經濟轉向服務型經濟 任何國家的經濟,隨著逐步工業化,各產業的生產率將發生變化,從而必然會產生大多數勞動力轉向製造業的發展趨勢;隨著國民收入的增加,對服務業的需求越來越大;相應地,勞動力又將向服務業方面轉移。因此,後工業社會首要的也是最簡單的特征就是:大多數勞動力不再從事農業和製造業,而是從事服務業。服務業指的是除上述兩種產業之外的商業、財經、交通、衛生、娛樂、科研、教育和行政工作等等。

  (2)職業分佈以技術階層的崛起為特征 區別後工業社會的第二個方面,是職業分佈的變化。所謂職業分佈,不僅指人們在何處工作,還指他們從事何類工作。隨著服務型經濟的發展,工作重心轉向辦公室、教育機構和政府部門,自然引起職業向”白領職員”轉移。拿美國的職業結構來說,直到1956年,白領職員總數才第一次超過藍領工人總數。此後這兩者的比例進一步擴大,到1970年已經超過5:4。然而最令人吃驚的變化是專業和技術職員的增長,這部分職員的增長率是從業人員總數增長率的2倍。還有一項統計數字更能說明全貌,這就是科學家和工程師人數。他們是後工業社會的關鍵集團。整個技術階層人數的增長率是勞動力總數增長率的2倍,而科學技術人員的增長率則是勞動力總數增長率的3倍。

  (3)軸心原則是理論知識日益成為創新的源泉和制定社會政策和依據 工業社會是生產商品、協調人相機器關係的社會。後工業社會則是圍繞知識,為了創新和變革,實施社會控制和指導而組織起來的社會;這樣也就形成了必須從政治上加以管理的新型社會關係和新型結構。
  當然,知識對任何社會的運轉都是必需的。但是後工業社會的不同之處,在於知識本身的特征發生了變化。理論知識占居主導地位,成為制定決策,指導變革的決定力量。理論的重要性超過了經驗,知識被編碼成抽象的符號系統(就如同一個公理化系統),使之能用以描述迥然不同的經驗。
  當今任一現代社會,都依賴於創新和對變革實行社會控制。實施社會控制,使社會產生了計劃和預測的需要。正是由於人們對創新的性質看法有了這個變化,才使理論知識變得無比重要。在現代社會中,一個領域的發展,日益取決於理論工作的進展。理論工作把已有知識有序化(編碼化),並指出用經驗來驗證的途徑。實際上,理論相知識日益成為社會的戰略資源即軸心原則。而學校、研究所和智力部門正日益成為新型社會的軸心機構。

  (4)未來方向是技術控制和技術評價根據新的技術預測模式,後工業社會有可能掌握進行社會變革的新手段,這就是對技術的發展進行規劃和控制。當社會依賴技術和創新的程度越高,社會體系中有害的“不定因素”也就隨之增加。但是,新的預測方法和計劃規劃技術的產生,有可能開創經濟史上的新階段,即預先自覺地規劃技術變革,從而減少未來經濟的不定因素。

  (5)決策方式使新的“智能技術”誕生隨著社會的發展,人們要處理的問題越來越複雜。18世紀和19世紀的科學家們所處理的問題大多是雙變數或三變數、四變數問題。而科學進程的下一階段,是對大量變元的整序,例如,統計力學中的分子運動,保險業捐算表中的平均壽命,人口遺傳學中的遺傳分佈,等等。社會科學中還有“一般人”問題一智力分佈、社會流動率等等。
  後工業社會中知識和社會問題,用韋弗的比喻,是“有組織的複合體”,即對有大量相互作用變元的大系統進行管理,使之互相協調以達到特定目標。管理這類大系統的技術目前已經具備。1940年以來,一些新興領域的研究成果對處理“有組織的複合體”十分適用。新興學科包括資訊理論、控制論、決策論、博弈論、功效學、隨機過程等等。由此還發展出許多專門技術,如線性規劃、統計決策方法、馬爾可夫鏈的應用、蒙待卡洛隨機化方法等等,還有最大風險最小化的決策準則,用來預測根據不同戰略形勢採用的不同分案可以產生什麼後果。這些技術統稱為“智能技術”。“智能技術”的應用可以使人們的決策活動規範化,從而實現大眾社會有序化。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