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环境与健康展望》英文版中[EHP110: 445-456], 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霍普金斯(Johns Hopkins)大学布鲁伯格卫生与公共健康学院城市农业协调员Leo Horrigan及他的同事发表了一份调查报告, 他们认为农业在其工业化过程中不但吞并了小型家庭农场, 同时也吞噬着石化燃料、水资源、和表层土壤, 排放出大量污染, 并破坏了地方经济。

这一调查报告对农业耕作对环境及人类健康的影响所作出的总结反映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以​及解决这一问题的重要意义。Horrigan指出:“当你发现农业对我们的健康竟会有​这么大的影响时, 你就会奇怪公共健康领域为什么没有给予这一问题以更多的重视。”

自从农业依赖化学农药和肥料后, 农业对环境的影响就开始增大。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来, 化学肥料与农药在世界各地的使用大幅度增加。农作物所吸收的肥料只占所施肥料的三分之​一到一半, 所喷洒的农药则只有不到1%能够起到杀灭农作物害虫的作用。这些化学物质最后大都渗入​土壤和水流。实际上, 美国70%的河流污染是由农业造成的。

许多昆虫(1990年时大约为500种)已经产生了对农药的抗药性。蜜蜂的相继死亡, 两栖动物的发育异常, 海豚、海豹、及鲸鱼的免疫力下降都与农药污染有关。接触农药会增加人类患上癌症的风险​, 尤其是农业从业人员, 它会引起内分泌系统和生殖系统功能障碍。

动物集中饲养对环境的影响尤其大, 并且会造成巨大的废物处置问题。1997年, 美国家畜饲养共产生14亿吨粪便。如果考虑所消耗的自然资源, 家畜并不是有效的蛋白质来源。例如, 与谷类相比, 牛生产相同数量的蛋白质要多消耗100倍的水资源。

畜牧综合企业会直接影响人类健康。抗生素在家畜饲养过程中的过度使用造成全球性抗生素​的抗药性问题。美国生产的抗生素有70%被用作健康动物的促生剂。另外, 许多常见的食物传播的疾病, 如沙门氏菌, 主要是由大型农场和大型加工厂生产的肉类传播的。随着生活的富足, 肉类消费量增加, 心血管疾病、癌症、及II型糖尿病也越来越普遍。

农业正在大量消耗地球上的不可再生矿物燃料和稀缺的水资源。全球约有三分之二的水资源​消耗在农业生产上。美国农业平均需要消耗3千卡的矿物能源来生产1千卡的食物能量。在​牛肉生产中, 这一比例高达35:1。食品加工也需要大量的能源:冷冻水果和蔬菜为1, 800千卡/公斤, 早餐麦片为16, 000千卡/公斤, 巧克力则高达18, 600千卡/公斤。

农业食品的丰富并未能改善那些最需要的人的生活。尽管1950年以来, 全球富裕人口的肉类消费已经翻了一番, 但贫困人口的肉类消费并没有明显的增长。大农场使小农场破产倒闭, 破坏了小农生产者的生活。尽管如此, 政府的各项补贴还是不成比例地划给了大农场。

“农业不见的非要这样搞”, Horrigan力陈了他的观点:“我们可以发展规模相对较小的但仍能盈利的农场, 减少矿物燃料的消耗及农药的使用, 增加作物的多样性, 利用可再生能源, 采用可持续耕作, 以及其它创新技术。” 例如, 加洛的一个大型葡萄酒厂已将6, 000英亩的种植园由化学耕作改为有机耕作。结果怎么样呢?产出相同, 费用却下降。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