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发明不是中国人的结论,而是对中国文明持现实态度的外国学者的论断。四大发明的文化价值为世界所公认,美国学者德克波德(Derk Bodde,1909—2003)说:“倘使没有纸和印刷术,我们将仍然生活在中世纪。如果没有火药,世界也许会少受点痛苦,但另一方面,中世纪欧洲那穿戴盔甲的骑士们可能仍然在他们有护城河围绕的城堡里称王称霸,不可一世,而我们的社会可能仍然处在封建制度的奴役之下。最后,如果没有指南针,地理大发现的时代可能永远不会到来,正是这个地理大发现的时代刺激了欧洲的物质文化生活,把知识带给了当时人们还不了解的世界,包括我们美国。”弗朗西斯·培根说:“我们应该看到各种发明所具有的力量、效能和后果。这些发明,无论从哪方面看,都不如古人所闻所未闻的那些发明,即印刷术、火药和指南针来得惹人注目。因为这三项发明已经使整个世界的面貌和状况为之一变。”由于培根在科学和哲学方面的崇高影响,四大发明学说得到广泛认同和传播。但是四大发明之说并不一定能准确全面地反映中国古代科学技术发明的成就,它是从东西方交流这一层面所作的评判,尤其是四大发明作为推动欧洲资本主义发展的强大动力在西方历史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于是,这几项西方当时最缺乏、最需要的技术被当作了中国最重要的科学技术成就。其实,中国古代的科学技术成就远不止这四大发明,在农耕技术、铁铜冶炼、油煤开采、机械制作、中医药学、天文数学、陶瓷、丝织和酿酒等方面都取得了丰硕而巨大的成就,这些和国计民生、和人们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领域中所取得的成就,极其有力地推动了中国古代生产力和社会生活的进展。有些发明的价值是远远超过四大发明的,很多发明,起码可以和四大发明的伟大成就相提并论。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