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紀嚴明執法如山

  傳説當年鄭成功率領軍隊攻克南澳島時,將廈門島的防務交給他的叔父鄭芝莞。當時清朝的福建巡撫知道了這個消息,就派總兵馬德功帶兵襲擊廈門。馬德功連夜帶兵進駐五通港沿岸,第二天天一亮,一聲炮響之下清兵就喊聲連天,拼命進攻古龍寺水操台一帶。水操台的守將阮英、何德看到清軍來勢兇猛,就趕緊坐船到金門去了。這時,鄭芝莞知道清軍大兵壓境,感到心慌意亂,急忙將金銀財寶和細軟物資搬上船,到金門去投奔鄭鴻逵(鄭鴻逵是鄭成功的另外一個叔父)。

  鄭成功此時正在南澳島一帶浴血奮戰,接到探子來報説廈門失守,他趕緊鳴金收兵,命令部將甘飛、施瑯帶領一支精兵從陸路急速前往廈門救援,鄭成功自己也親率大軍前來廈門救援。這時敵軍總兵馬德功得知對方迅速回擊,一時間措手不及,被鄭成功的軍隊打得落花流水,只能帶領殘兵敗將,想要經過金門的料羅灣回到泉州城。

  誰知防守在金門料羅灣的鄭鴻逵念及馬德功是他當年在南京做鎮海將軍時的侍衛,可謂兄弟情深,於是效倣當年關羽在華容道放走曹操這一招,私自撤去佈防,使馬德功得以逃脫。鄭成功回師收復廈門以後,就即刻率領三軍祭奠廈門的陣亡戰士,並從國庫中撥出銀兩撫恤陣亡戰士的家屬。

  第二天鄭成功就在水操台演武廳召集三軍將士。只見鄭成功身穿白甲素袍,腰佩尚方寶劍,在演武廳神情威嚴地説:「此番用人不當,以至廈門失防,幸得甘飛、施瑯、黃安從水陸兩路火速救援,靠得是諸位將士驍勇善戰,方能光復廈門。所以幾位將領各記戰功,餉銀一百兩,各將士各領一月餉銀。」從這裡可以看出鄭成功賞罰分明,功過分明。

  接著鄭成功就下令押來臨陣脫逃的阮英、何德就是剛才那兩個坐船躲到金門的將領,痛斥兩人貪生怯敵,當場下令重打五十下軍棍。過後又令武士將他的叔父朱芝莞押到大堂,鄭芝莞一看知道情形不妙,跪在地上,口口聲聲哀求侄兒看在先輩的份上寬恕他的罪責。鄭成功聽後不為所動,非常憤怒的説:「你肩負防務重任,居然遇敵不戰,帶財潛逃,置廈門的父老鄉親于水火而不顧,論罪當誅。」當下一揮手,命令劊子手將他推出門外斬首。

  可這是鎮守金門的另一個叔父鄭鴻逵衝進演武廳大喊一聲刀下留人,他要求鄭成功通融一下,不要將自己的叔父問斬。正堂裏的其他將士看到鄭鴻逵出面求情,個個也順勢要為鄭芝莞求情。鄭成功怒氣沖衝地説:「軍法如山,非同兒戲。枉法徇情,何以治軍?」痛斥鄭芝莞貪生怕死,畏敵逃跑,所以招致將士陣亡無數,罪不容赦。並且連他叔父一天訓斥,私下做人情放走清軍總兵馬德功,放虎歸山,也不可輕饒。

  但他顧念叔父鄭鴻逵當年起兵有功,只要撤他的軍務,撤職以儆效尤。鄭成功斬釘截鐵地説完這番話後,就命令劊子手將鄭芝莞處斬。鄭鴻逵看到鄭成功如此大義滅親毫不徇私,而自己也犯了錯誤,所以他也不敢多話了,後悔自己一時糊塗放走了馬德功,只好自己承認過錯,並賠了一百紋銀,趕快躲回白沙半月城去停職反省。三軍將士看到鄭成功如此鐵面無私、賞罰分明,連自己的叔父犯錯也好不偏袒姑息,對鄭成功更加敬佩,從此鄭成功的部隊也更加紀律嚴明了。所以鄭成功的軍隊所到之處,沿途百姓都稱頌鄭成功的軍隊是一支「鐵軍」,這就是説他們有鐵一般的紀律,嚴明無私。

  在流傳的民間故事中,有些是有史料依據,有些是有山川風物作為依託,非常奇妙。比如説另外一個故事叫做「海上視師」。這個故事講的也是鄭成功執法無私、紀律嚴明,尤其是對沿海百姓秋毫無犯,維護群眾的利益。石井海邊有塊大石頭,寫著「海上視師」四個字,石頭中間裂了個大縫,好像有人用寶劍將石頭劈開一樣。而這塊石頭也有一段和鄭成功相關的故事。

  相傳當年鄭成功率軍起義,將部隊屯兵于石井和對岸的東石白沙一帶。他當時曾經在「海上視師」這塊石頭上督察水師的訓練。那麼為什麼這塊「海上視師」的石頭上會出現好像刀砍劍劈的痕跡呢?這其中又有一個動人的故事。鄭成功跟他的夫人當時和副官楊英、水軍將領黃安等人,從廈門坐戰船巡查沿海水軍佈防情況,途經金門、圍頭、白沙,回到故鄉石井。他的叔父鄭鴻逵率領各將士在這塊巨石邊迎接他。鄭成功登上這塊奇石,放眼四顧,看到眼前圍頭灣開闊的海域,身後是鰲石山的天然屏障,隔海的東石沙灘剛好和石井海岸隔江對峙,確實是個屯兵練武的好場所。你看,背靠山,前有海,且海面開闊,是演練水師的理想場所。

  鄭成功就很興奮的對大家説:「幸得親軍在此駐紮,得天獨厚,一定能練得一支精兵,成為打擊敵軍的先鋒。」這時部下楊英看時候尚早,並且海水開始上漲,就建議讓護城親軍在五馬江海面上演練一下,讓鄭成功看看演練的水平如何。他的叔父鄭鴻逵巴不得在眾將士面前展示一下鄭家軍的威武陣容,於是看到鄭成功點頭微笑,就馬上揚旗下令,開始排兵布陣進行演練。

  此時隨著銃樓山三聲炮響,海樓上面升起彩旗,金鼓齊鳴,聲震海空。只見對岸白沙海面上戰船列隊,鼓浪在前進,士氣高漲的水軍士兵齊聲吶喊。當船隊集結到水面中央時,船上的神箭手紛紛彎弓拔箭,對著兩百多個圓形的箭靶連連發射。鄭成功仔細一看,許多箭射出都直穿靶心,無一落海,這些演練的精兵武藝確實純熟。鄭成功看到演練的水平這麼高,心中也倍感欣慰。

  沒一會兒,侍從帶來一個面色發青的老人,一到鄭成功面前就雙腿跪地,淚流滿面。鄭成功趕緊扶起這個老人:「老大爺你有什麼冤情,趕緊説出來,本藩會為你做主的。」此時叔父鄭鴻逵一直要把老人拖到一邊,説:「你這老瘋子,瘋瘋癲癲的,在這裡吵吵鬧鬧!」又對鄭成功説,「這個老頭是個瘋子,你別理他!」這時,這個老人聲淚俱下,説他有天大的冤情。鄭成功説:「老大爺,你別怕,有什麼冤情儘管説。」鄭鴻逵看情況不對,趕緊將鄭成功拉到一邊,在他耳旁悄悄説了些話,鄭成功聽完臉色大變,很久都沒有説一句話。這時這位老大爺開始訴苦,説:「國姓爺,你要為小女申冤啊!」

  老大爺説起冤情,使聽者傷心,聞者落淚。鄭成功的妻子董氏忍不住對鄭成功説:「有冤就理應問清,為何吞吐不言?」鄭成功的部將楊英、黃安等人也説,「大將軍一向忠勇愛國,嫉惡如仇,今天正該為民申冤才對啊!」這時鄭成功左右為難,心中反復考慮,心想如不以軍法處置,有損鄭家軍聲譽;如以軍法嚴懲,又怕傷了董夫人的心。一下子心事煩亂,不知如何是好。過後他想為民之君,豈能傷害黎民呢?

  於是他終於下定決心,説:「本藩自有公斷。」原來,那個老大爺住在後水村,妻子很早過世,生了一個女兒只有十六七歲。父女兩人靠賣海蠣為生。哪知禍從天降,這支護城親軍中有個將領叫做董元,在他女兒過白沙灘拾海蠣時,把她抓到船上取樂。結果這個女孩拼死反抗,大聲求救,董元害怕事情敗露,竟然將女孩扔到江中,把她活活淹死。原本這個老人將案件告到鄭鴻逵處,哪知鄭鴻逵為了袒護董夫人的弟弟,所以不但沒有秉公辦案,反而將老大爺毒打之後趕走。這一次,老人聽説國姓爺到此地視察演練,特地前來告狀。老大爺説完是老淚縱橫,暈倒在地上。

  站在身邊的董夫人聽説自己的胞弟董元迫害民女,闖下大禍,大驚失色。她知道鄭成功執法如山,如果她不為董元求情,軍令一下一定死罪難逃。但如果為董元求情,她也知道鄭家軍紀律嚴明,如此侵害百姓,有何顏面見父老鄉親。鄭成功因為這件事涉及他夫人的親戚,所以開頭也有些猶豫。但此時畢竟董夫人是深明大義,權衡利弊之後,她説了聲:「國姓爺你儘管秉公辦案,按軍法論處。」就退到旁邊,不願為胞弟説情了。鄭成功看到董氏夫人這麼深明大義內心也很感動,所以就把這個老伯伯扶起來讓他坐著,叫他不要怕。

  過後就將董元叫到面前,叫他如實招供到底做了什麼罪惡的事情。董元自以為是董夫人的兄弟,是鄭成功的舅子,國勝爺一定會手下留情。哪知道鄭成功聽了這些案情事實非常氣憤,就讓將士先把董元捆綁起來,揮動軍棍重大一陣,嚴厲地表示説不可輕饒。他的叔叔鄭鴻逵一直要來為董元説情袒護,鄭成功忍無可忍,威嚴地説:「人命關天豈能輕赦,宗親犯法更難寬容。」董元溺殺民女罪應斬首,所以鄭成功就命令隨從士兵把董元押到江邊斬首,同時警告他的叔叔不要摻和進來,説:「你如果要為犯罪的人袒護,也要擔當一定的責任。」

  這個時候,鄭成功反罰他叔叔拿出三十兩白銀交給這個老伯伯,讓他安家度日,因為女兒沒了,老人年紀已經大了。鄭成功親自向老伯伯賠禮道歉説:「我的部下軍紀不嚴,所以有失眾望,愧對鄉親。」表示今後一定要整肅法紀,消除這些弊病。説完後,鄭成功就站在石頭上,威嚴地拔出尚方寶劍,向那塊大石頭劈下去,説:「誰如果違軍法,害利民,本藩的尚方寶劍斬其頭如破此石。」寶劍把石頭劈下去後,石頭就一分為二,裂成兩半。

  所以,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塊「海上視師」的石頭,確實是中間有一道很深的裂痕,好像是刀劍劈過的。這個民間傳説故事説明鄭成功軍隊軍紀嚴明,對老百姓秋毫無犯,所以受到沿海老百姓的擁戴,因此這支軍隊才能越戰越勇,在以後的鄭成功揮師東渡收復台灣、驅逐荷蘭殖民者的鬥爭中立下很多戰功。

(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