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自杀”问题 /安迪心理咨询中心:郑丽君

最近,有位朋友的同学跳河自杀后,她异常悲伤地告诉我,那朋友曾经遭遇情感挫折,因为她一直没有过那个坎,现在她走了,是那段放不下的感情杀了她。

如果朋友分析符合逻辑,那似乎离开她的男生,成为女性自杀的间接元凶。

而自杀者真正要离开人世的原因,并非朋友说的那么简单。

我们可以宗教冲突导致的战争中看问题实质,打败对手是为了维护民族尊严。那么,是对手首先践踏了我方的尊严,而诱发了正义之战。

如果从个体自尊的渊源探讨,谁可以给生命赋予尊严呢?首先是缔造生命者的父母。一个人,她(他)活着是否有意义,是由父母是否尊重孩子本身的价值开始。如果有些孩子的到来,用来维系父母的某种利益甚至关系,那就是对生命意义最不可饶恕的亵渎。

有位女童,在面临生活老师的批评时萌生了跳楼自杀的念头。父母愤慨得要与学校讨说法。而他们自己本身对待孩子的态度,就是要女孩过早住寄宿学校,争取优异成绩,为他们在族人面前争取荣誉。孩子在重压力之下,常常息灯以后,躲到走廊上看书做题目,后来被生活老师看见批评几句,女童做出异常举动震惊大家。

有些在家中排序第二的丫头,他们的命运更糟糕,本来父母希望她是个男孩,她却以女孩身份光临。然后,这些不受欢迎的二丫头,可能被寄养在外,也可能在幼年时回到父母身边。但是,他们生命的尊严在出生的那一刻就被践踏。无论她们以后可能自然长大,要想得到父母的关爱都会附加上很多条件,比如表现要乖乖的、读书要好好的、对兄弟姐妹要谦让的。否则会招致无端的指责与谩骂。

这些女孩在青春期,特别渴望被尊重,也容易去寻求异性关怀以验证长期被漠视的生命重量。倘若一旦被毫无准备的对方拒绝,在她们的认知系统就会烙下深深的“生不如死无”的印记。这是抑郁症三无的萌芽,也是女孩最容易被情感打垮的致命软肋。很多抑郁者饱含愤怒情绪,头脑中不断涌出“你不是不在乎我吗?我死给你看”类似的声音。如果每一天,这种声压非常强大,可能引导她走向生命的悬崖。

因此,不同自尊水平的个体,在面对情感分裂时的态度也截然不同,高自尊者会认为分离“或许彼此不合适”;而低自尊者可能更多地认为“他也抛弃了我”。对问题的不同认知决定了内心的感受,也给情感分裂以后寻找不同的出路提供了不同的可能性。

听朋友说,她的离世的那位同学,在同学们中有“很好”的家庭环境,她的学生生涯与职业生涯都非常顺利,特别是职业生涯父母帮助平铺直叙,一开始就在城关工作,让同学人人羡慕。唯独感情不逐人意。

看似好得很的生活,未必就是最好的结局。

如果父母可以帮助你踏上康庄大道,未必就能够让你体验成就感,也使你在接受父母安排的同时,常常感受无能与无奈。在***的被安排中,就会逼迫自己在恋爱与婚姻上争取自主以获得自由与成就。

有位姑娘曾经说“就在婚姻问题上我要听凭内心的声音”。结果父母还是通过其他途径干扰了她的恋人最后离开。从此,她患上了抑郁症。

这有点像“温柔的谋杀”。

朋友说她那同学那么好的生活境遇,都不能够抚平失恋后的伤痛吗?

而抑郁者不仅仅是悲伤,恰恰在酝酿愤怒。

有时候,与争取自由的力量相比,父母的控制力是坚不可摧的。

有些男性自杀者的尊严,也常常被太多的爱所扼杀,这是与轻生女性相反的温柔的遭遇。

有位先生,属个大龄青年,他可以在老子的光环下轻易地上岗,但并非自己所愿,从此他失去了上进的动力。他深感周围人以为他在享受老爹保护伞下的荫凉,也无视自己的才华。郁闷得无心进取。但是,也不愿意与老爹抗争跳槽。就在新一轮的晋升选拔中,他从人群中消失。几天以后,在江河上发现了他的浮死。

在面对外来打击面前,挫折者往往从家庭中获取支持。如果家也让你感到那么胆怯,给予遭遇者的希望直线下滑,甚至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此时,生命的质体就像自由落体一样,从高空跌落失去降落伞的保护,结果跌得粉身碎骨。

因此,呵护生命的尊严,就可以给个体很多次重生机会。

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郑丽君  2012.4.27
原文链接 :http://www.tzxlzx.cn/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444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