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在一個規模不大的快餐廳裡,總共有三個食客: 一個老人、一個年輕人,還有我。

或 許是因為食客不多的緣故,餐廳裡的照明燈沒有完全打開, 所以顯得有些昏暗。我坐在一個靠窗的角落裡獨自小酌, 年輕人則手捧一碗炸醬麵,坐在靠近門口的位置,與老人相鄰。

我發現,年輕人的注意力似乎不在麵上, 因為他眼睛的餘光,一刻都未曾離開過老人在桌邊的手機。

事實證明了我的判斷。我看到,當那個老人再次側身點煙的時候, 年輕人的手快速而敏捷地伸向手機,並最終裝進他上衣的口袋裡, 試圖離開。

老人轉過身來,很快發現手機不見了。 他的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然後立即平定下來,環顧四周。

這時候年輕人已經在伸手開門,老人也似乎明白了什麼, 他馬上站立起來,走向門口的年輕人。

我很替老人擔心。我認為,以他的年老體衰,很難對付一個身強 體壯的年輕人。 沒想到,老人卻說:「小伙子,請你等一下。」

年輕人一愣:「怎麼了?」

「是 這樣,昨天是我七十歲的生日,我女兒送給我一部手機, 雖然我並不喜歡它,可那畢竟是女兒的一番孝心。 我剛才就把它放在了桌子上,可是現在它卻不見了, 我想它肯定是被我不小心碰到了地面上。 我的眼花得厲害,再說彎腰對我來說也不是件太容易的事,能 不能麻煩你幫我找一下?」

年輕人剛才緊張的表情消失了,他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對老人 說:「哦,您別著急,我來幫您找找看。」

年輕人彎下腰去,沿著老人的桌子轉了一圈, 再轉了一圈,然後把手機遞過來:「老人家,您看,是不是這個?」

老人緊緊握住年輕人的手,激動地說:「謝謝!謝謝你!真是不錯
的小伙子,你可以走了。」

我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待年輕人走遠之後,我過去對老人說: 「您本來已經確定手機就是他偷的,卻為什麼不報警?」

老人的回答使我回味悠長,他說:「雖然報警 同樣能夠找回手機,但是我在找回手機的同時,也將失去一種比手機要寶貴千倍萬倍的東西,那就是 ── 寬容 。」

人到了中年,
越來越覺得微笑是一種悲憫,緘默才是一種修養,而寬容也是一種智慧。

出自於內心的寬容,
可使滿室生春,一片祥和,愉悅的笑聲,可化解滿室如冰的場面。

出自於內心的真誠,
可使人有一份親切感,他會使人放鬆臉上的皺紋,會心的微笑,
就像一首與人心靈相交的妙音,帶來通體的舒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