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舍】

我又遇见他。因为不是节日,所以我才会有那种不是巧合的感觉。

第一次见到他时,还有两位似他妻女的女士。那次是节日,龙华堂挤满了人,长长的祭台都被占满了,另外还多加了几十张折叠的方桌,才足以让前来祭拜的后人有地方摆放祭品。

人山人海,香烟袅袅,熏得眼睛都迷蒙了,我还能特别留意到这家人,那是被他们摆在长桌上的祭品吸引了目光。长桌以划线分割,每组拜祭者都只占据一个方位,但是,这一家三口摆放的祭品,却占据了两个方位。看着他们准备的丰盛祭品,让我自惭形秽,觉得自己对先父母的孝心,真是太不如他们了。

他们拜祭的过程,一点都不马虎,当三炷香燃到快完时,他们各人又再持三炷香膜拜,如此重复很多回,又让我自觉太草率,太不够虔诚。

这一家人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因此,当我第二次见到,虽然少了两位女士,我仍然一眼就认出他。那天是爸爸的忌日,也能遇到他,觉得真是太巧合了。

虽然他是单独来拜祭,但是,准备的祭品以及膜拜过程,仍让我折服。这次又再遇见他,自觉告诉我,再不是巧合那么简单了,因此,挑起了我的好奇心。

“那个安哥很诚心,我们碰过他几次了。”原来也有人注意到他,趁他离开后,对卖香烛的老伯说。

“一年多了,他每天早午晚定时来三次,有时太太也会来,来了就对着骨灰灵位诵经。”老伯摇摇头:“这样子拜,死者如何舍得去投胎?都劝不听的。”

老伯被问了几句,索性聊开了:“死者是他的儿子,年纪轻轻,车祸去世,两夫妻看不开,每天三餐定时来拜祭,也不理会白头人不拜祭黑头人的忌讳,这样子,让死者留恋着不去投胎,对死者,对他们,都是很不好的呀!”

“有,这里的师父劝过他们很多次,要他们放手,让死者安心去好好投胎转世,可是他们都不肯听,师父也没有办法了。”

生离死别是人生最痛苦的事,白头人送黑头人更是令人心碎,当年大哥意外逝世时,妈妈一夜憔悴又日日以泪洗脸的悲恸我仍记忆犹新,那种锥心的痛,的确需要时间才能慢慢愈合。

对于投胎转世轮回之说,我理解不深也不甚明了,但是,我知道,像这一家的父母如此无法放手的固执,不但无法走出悲伤也只会令自己更心力交瘁呀!

原载于25-5-2012星洲日报《星云》版

原文链接 :https://www.facebook.com/kim.chan.1610#!/notes/%E8%88%92%E9%A2%96/%E4%B8%8D%E8%88%8D/397808183598877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