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曉來風急?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語譯】

獨處陋室若有所思地東尋西覓,但過去的一切都在動亂中失去了,永遠都尋不見、覓不回了;眼前只有冷冷清清的環境:空房內別無它物,室外是萬木蕭條的秋景;這種光景又引起我內心的感傷,於是淒涼、慘痛、悲戚之情一齊湧來,令人痛徹心扉,難以忍受了。特別是秋季驟熱驟冷的時候,最難以保養休息了。飲進愁腸的幾杯薄酒,根本不能抵禦晚上的冷風寒意。望天空,卻見一行行秋雁掠過,回想起過去在寄給丈夫(趙明誠)的詞中,曾設想雁足傳書,互通音信,但如今夫君已去,書信無人可寄,故見北雁南來,聯想起詞中的話,雁已是老相識了,更感到傷心。
地上到處是零落的黃花,憔悴枯損,如今有誰能與我共摘(或譯:有什麼可採摘的)啊!整天守在窗子邊,孤孤單單的,怎麼容易挨到天黑啊!到黃昏時,又下起了綿綿細雨,一點點,一滴滴灑落在梧桐葉上,發出令人心碎的聲音。這種種況味,一個「愁」字又怎麼能說盡?!

【賞析】

靖康之變後,李清照國破,家亡,夫死,傷於人事。這時期她的作品再沒有當年那種清新可人,淺斟低唱,而轉為沈鬱淒婉,主要抒寫她對亡夫趙明誠的懷念和自己孤單淒涼的景況。《聲聲慢.尋尋覓覓》便是這時期的代表作品之一。 慢詞具有賦的鋪敍特點,且蘊藉流利,勻整而富變化,堪稱「賦之餘」。李清照這首《聲聲慢》,又名《勝勝慢》,膾炙人口數百年,就其內容而言,簡直是一篇悲秋賦。亦惟有以賦體讀之,乃得其旨。 李清照的這首詞在作法上是有創造性的。原來的《聲聲慢》的曲調,韻腳押平聲字,調子相應地也比較徐緩。而這首詞卻改押入聲韻,並屢用疊字和雙聲字,這就變舒緩為急促,變哀惋為淒厲。此詞以豪放縱恣之筆寫激動悲愴之懷,既不委婉,也不隱約,不能列入婉約體。

開端三句用一連串疊字寫李清照一整天的愁苦心情,從「尋尋覓覓」開始,可見她從一起床便百無聊賴,如有所失,於是東張西望,仿佛飄流在海洋中的人要抓到點什麼才能得救似的,希望找到點什麼來寄託自己的空虛寂寞。下文「冷冷清清」,是「尋尋覓覓」的結果,不但無所獲,反被一種孤寂清冷的氣氛襲來,使自己感到淒慘憂戚。於是緊接著再寫了一句「淒淒慘慘戚戚」。僅此三句,定下一種愁慘而淒厲的基調。前人評此詞,多以開端三句用一連串疊字為其特色。但只注意這一層,不免失之皮相。

  「乍暖還寒時候」是此詞的難點之一。此詞作於秋天,但秋天的氣候應該說「乍寒還暖」,只有早春天氣才能用得上「乍暖還寒」。所以,這首詞是寫一日之晨,秋日清晨,朝陽初出,故言「乍暖」;但曉寒猶重,秋風砭骨,故言「還寒」。至於「時候」二字在宋時已與現代漢語無殊了。「最難將息」句則與上文「尋尋覓覓」句相呼應,說明從一清早自己就不知如何是好。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曉來風急」,「曉」,通行本作「晚」。從全詞意境來看,應該是「曉」字。說「曉來風急」,正與上文「乍暖還寒」相合。古人晨起於卯時飲酒,又稱「扶頭卯酒」。這句是說借酒無法消愁「雁過也」的「雁」,是南來秋雁,正是往昔在北方見到的,所以說「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了。這一句是虛寫,以寄寓作者的悼念夫君之情。

  下片由秋日高空轉入自家庭院。園中開滿了菊花,秋意正濃。這裏「滿地黃花堆積」是指菊花盛開,而非殘英滿地。「憔悴損」是指自己因憂傷而憔悴瘦損,也不是指菊花枯萎凋謝。正由於自己無心看花,雖值菊堆滿地,卻不想去摘它賞它,然而人不摘花,花當自萎;及花已損,則欲摘已不堪摘了。這裏既寫出了自己無心摘花的鬱悶,又透露了惜花將謝的情懷,筆意深遠。

  「守著窗兒」句,寫獨坐無聊,內心苦悶之狀,比「尋尋覓覓」三句又過之而無不及。這一句從反面說,好像天有意不肯黑下來而使人尤為難過。 「梧桐」兩句兼用溫庭筠《更漏子》下片「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詞意,把兩種內容融而為一,筆直情切。

最後以「怎一個愁字了得」句作收,是獨闢蹊徑。自庾信(南北朝文學家)以來,詩人寫愁,多半極言其多。這裏卻化多為少,只說自己思緒紛茫複雜,僅用一個「愁」字如何包括得盡。妙在又不說明於一個「愁」字之外更有什麼心情,即戛然而止。表面上有「欲說還休」之勢,實際上已傾瀉無遺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