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霧濃雲愁永晝
瑞腦消金獸
佳節又重陽
玉枕紗廚

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

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
簾卷西風
人比黃花瘦

【語譯】

在悠長的白晝,稀薄的霧氣和濃密的雲層掠起煩愁,龍腦的香料早已在金獸爐燒完了。美好的節日又到重陽,潔白的瓷枕,輕紗籠罩的床廚,昨日半夜的涼氣剛剛浸透。在東籬飲酒直飲到黃昏以後,淡淡的黃菊清香飄滿雙袖。別說不會消損神魂,西風吹來,捲起珠簾,閨中少婦比黃花更加消瘦。

這首詞是作者婚後所作,抒發的是重陽佳節思念丈夫的心情。據說李清照將此詞寄給在外做官的趙明誠後,趙明誠讚賞不已,自愧寫詞不如妻子,卻又想要勝過她,於是杜門謝客,苦思冥想,三日三夜,作詞五十首,並將李清照的這首詞夾雜其中,請友人陸德夫評論。陸德夫細加玩味後說:「只三句絕佳。」趙明誠問哪三句,陸德夫說:「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正是本詞的最後三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