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翻了一頁書》

翻過書的人,都會逐漸習慣。

總有一個或者兩個理由,於晝夜交替之間,於不同畝的經緯度,互相翻閱…………對方的一張臉。

燈火已熄,今天你窃聽到了什麼?似乎是誰憂傷的押韻,掛在屋角飛檐,一環環的叮嚀,錯落撞擊。

風來過了嗎?

或者今天你窺看到了什麼?

又是誰在歲月渡口,摘下,久悬的桅燈,讓自己成了迷路的人,複堕到古井的暗水里,企圖撈半盞明月,卻把自己看糊塗了。

在這裡,你並不能預期能遇到誰,大家都是匆匆的路人,點到為止。但這種狀態卻多了點盼望,添了點驚喜。

其實彼此不需要認識太深,因為這裡本來就是屬於陌生人的江湖是非之地。徹底的孤寂和折磨人的寂寞,就是成就這本書不打烊和留在暢銷榜首的秘密。

人和人之間的距離太親密,會弄巧反拙,使得大家喘息的空間多了負擔。這樣保持一點的距離美,反而可以毫無保留的對自己坦誠。

周遭逼人太盛的事情,多如繁星。身邊的熟人有時還比不上酒吧內,坐在隔壁買醉的陌生人,喝到濃時,一聲“乾杯”,還比爹娘親。

半個晚上,他傾述他一生的雲淡風輕,你再用半個晚上傾述自己的山窮水盡。然後,大家把煩囂化成酒,一飲而盡。

明天睜開雙眼,痛苦和痛快走向不同的方向。說過的話,變成了屬於那場邂逅的一切碑文。。

這是一本真實的書,雖然你覺得他有時在胡亂塗鴉。

你說,“不是吧?”
“太多虛偽的過客,一個按鍵,就能替自己濃妝豔抹。”

“或許吧!”我說。
“但每個人總希望有人讀明白了自己的時候。”

“虛擬的可以是周莊,真實的也可以是蝶。再大的謊言和面具,總有付出代價的一天。偽造的故事和人格品行,不也正正反映了他整個不為人知的另一面嗎?”

“書是書,臉是臉。”你說。
“你再看多一次。”我說

”書已經不是書,臉也已經不是臉。”你說
“再看一次。”我說

你舉起手裡的咖啡,淺淺喝了一口,瞪了那本書,若有所思………

眨眼間,杯裡繚繞的煙,恍如隨著呼嘯的風沙而形成了暗湧。
然後,我把它捉起來,轉寫成燃著的憤怒火焰,勾勒出一個

………序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