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燭銀花觸目紅,
揭天吹鼓斗春風。
新歡入手愁忙裡,
舊事驚心憶夢中。
但願暫成人繾綣,
不妨常任月朦朧。
賞燈那待工夫醉,
未必明年此會同

(宋,朱淑真)

 

缱绻、缠绵的味道都是不能持续的奇香,吸引了无数的痴男怨女,也曾经让无数人黯然神伤。时间总是一切的敌人,不单是生命,也还有爱情。有多少事昨是而今非、多少人曾经沧海,猛然回头的时候灯火阑珊下,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容颜。光阴这东西总让人经历很多之后却一身风絮、满鬓尘灰!白云苍狗、浮光掠影,今生很多、很多梦,都只能付于谈笑中的“而已焉哉”之类的虚词。

春风依然清冷,远没到漠漠清寒的那个时候。唯一能让人感觉温暖的只有彼此的双手,可是不知哪一朝一切都会逝去。天长地久之类的词汇再也不属于成年人的语言,从明天起这千山万水的路最终还要你自己去漂泊。曾经的爱你挂在心头也好,忘掉也好,也许那真是一念之间的偶然。曾经你爱过TA,也许今后也爱着,可物是人非的时候你已经没办法再恋栈。所以在这一刻,不妨“常任月朦胧”,管它以后,此心随风、随你直到天涯,它已经不在我这了。有些人是彼此可以交托终身的人,只是那些人只能出现你生命的某个时候,天给你遇见她的机会,却不会给你们很多相守的时间。

当你今生的孤旅已经开始的时候,最好别再一个人看这喧嚣红尘的景物!那一幕幕常人引为的乐事的火树银花,对你却是触目惊心的旧梦。三杯两盏淡酒是敌不过这般岁月的侵蚀、也抵挡不住回忆浪涛对心岸不时的拍打,强乐无味、咽泪装欢!得过且自随缘过吧……

Advertisements